Recent Posts

Papa-razzi alpha released,外加 Python 求职

给 Rhea 做的自动化办公脚本 我学 Python 算起来也有10个月时间,其实大多数时 […]

万用骰子脚本(跑团专用)

万用骰子脚本(跑团专用)

几个月前,我写过一个专门用来玩卡坦岛的命令行骰子工具,里面的骰子函数都是写死的,只能选2d […]

时刻准备着……跑团!?

时刻准备着……跑团!?

大约半年前,我曾经跑过一个DND(龙与地下城)3R版本的新手团,用了几天时间读完了玩家手册,又用两个晚上做好了角色卡,然而游戏体验却不佳,跑了一次就坑了。最让我不爽的是团内一个老玩家一直要修改我的角色卡(我是一个人类女性法师,增加了很多魅力),说『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法师要有输出』云云,后来我也按要求修改了角色属性,但整场游戏却因角色的大改而让我感到索然无味,当初创造角色的热情也荡然无存。

转眼半年过去,除了一些常规桌游,我还玩了万智牌这种深坑游戏,虽然也挺有趣,但总归比较
『一夜情』——两个玩家遵循同样的规则即可游戏,全程不需要社交,仅仅是竞技。适逢《 Pathfinder 开拓者核心规则书》众筹,我突然想起当初想要跑团的激情,于是买了一套《 Pathfinder 开拓者基础包》先体验一下,然后再看是否也支持一下核心规则。

(下图来自乐博睿官方)

DSC6230_meitu_1

基础包可以当做 Pathfinder 的一个体验版,用非常实惠的价格,提供了跑团必备的组件,通过基础包可以比较完整的理解『什么是跑团』。

1.pi

2.pi

基础包的内容包含:

  • 一套跑团用的骰子(共6枚)
  • 一包用来支撑人物和怪物指示物的底座
  • 简化版玩家手册
  • 简化版城主手册
  • 预设角色卡4份(已经做好的法师/战士/游荡者/牧师)
  • 空白角色卡4张
  • 双面可擦写地图1张
  • 指示物纸板(共4张,其中怪物指示物有2张,这是中文版福利)

预设角色卡4份(已经做好的法师/战士/游荡者/牧师)

4.pi

这四份预设角色卡已经完整录入了角色数据,可以拿来直接玩,对于不懂做卡、或懒得做卡的新人来说,非常友好。反观 DND 团,在推新中并无这样的便利方式(也因为 DND 没有中文官方支持),新人还不知道跑团的乐趣所在就被要求拿着一把300页的玩家手册自学创造角色,这是非常不友好、也不利于推广的。

指示物纸板(共4张,其中怪物指示物有2张,这是中文版福利)

 

5.pic

据说英文版基础包只有3张指示物纸板,中文版则多送了一张怪物指示物,且指示物纸板厚实、质量颇高,很有诚意(其实整个基础包都是诚意满满)。有这玩意,其实我真心觉得模型不必要了,因为未涂装或低质量的模型也并不敏感增加代入感,还不如硬纸片。

双面可擦写地图1张

6.pi

很大一张,正面是地城地图,背面是自定义地形地图,均可擦写。

简化版的玩家手册和城主手册

7.pi

两本书都仅有几十页,很快就可以看完。再次对比 DND 陡峭的学习曲线……(其实 DND 也有简化版的玩家手册,忘了是否是官方出品,但大多数玩家还是要求你先看完整版)

骰子和指示物底座

8.pi

指示物底座不多说了。骰子质量很一般,但是足够用。对于新人体验 Pathfinder 来说,确实没必要附带一套定制的华丽骰子,尽量用最低成本体验游戏是最重要的。这一点我很赞同。

关于跑团众

在深圳,可以很容易找到跑团众,每周都有固定的团。其他一线城市也都比较容易找到队友。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只能网团了。

关于我自己

我还没跑过 Pathfinder,简化版玩家手册的开篇提供一个单人团,可以让玩家自己先模拟跑一跑,今晚我就会用预设角色卡跑一下试试。看到其他网友的跑团日志说带着老婆孩子一起玩 TRPG,非常羡慕那种其乐融融的感觉。毕竟在完了不少单人桌游后,我愈发感觉到,一个人的游戏简直不能称之为游戏(仅仅是杀时间而已)。

[翻译]雷霆之石进阶版:单人变体规则

[翻译]雷霆之石进阶版:单人变体规则

 【最近买了《雷霆之石进阶版》,发现官方的单人规则太变态,几乎无法玩下去,于是上网查看玩 […]

又开始学习新玩意:双拼输入法

又开始学习新玩意:双拼输入法

多年来,我的个人兴趣呈发散状,遍布互联网的各个小众圈子。从电脑硬件到刀具弹弓、从桌游万智牌 […]

六月四日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

六月四日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

64-622-AFP_meitu_1_meitu_1

昨天,我在 Facebook 上发表了自己关于六四的态度:

六四在我心中是一个越来越沉重的日子。大学时候,号召同学们六四时在寝室里高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其实更多是把六四作为反叛的符号。今天提起六四,已不复当年的反叛倔强,更多的是沉重、痛心,和对未来隐忍的希望。不再把自己当做一面旗帜,而是一枚螺丝钉,沉默地为未来那天做准备。

这个态度有着自己的进化史。早年发轫于青春期的叛逆思潮,到后来在浙大学习的各种民主理论,再到毕业6年、在市场上打磨了几年的今天,理想主义的成分越来越少、逐渐被剔除,现实主义则完全占领了智商的高地。我看到有人上街打横幅的照片,第一反应已不是赞叹其勇气,而是追问其价值几许。

抗争,尤其是政治领域,最终的胜利只能是现实主义的——实力强过对方,或者等风向变化借势而为。如同六四事件并未发生在1989年之前一样,大规模社运的时代背景是孕育其生长的摇篮。例如今天,没有国内经济的全面萧条甚至崩溃,将不会有全国范围内社运的出现。而在此之前的种种铺垫活动,固然有其价值,但与『经济崩溃』对社运的加速度比起来,九牛之一毛耳。

所以当有朋友向往着『牺牲』『斗争』时,我总是劝慰『不要过早暴露自己』『不要在真正做事之前就把自己折腾进去』等等。然而能明白这个道理的异议分子实在太少。因为异议分子最大的优势是道义优势,如果『现实主义』的蛰伏起来,似乎在道义上亏欠了前仆后继的英杰们?

并没有亏欠。

斗争的方式是多样的,上街举横幅被判四年是一种斗争,但这种斗争是高射炮打蚊子似的低效抗争。更有意义的,不是类似的自杀行动,而是为运动的到来做基础的准备。举个浅显的例子,与其将横幅浪费在自杀行动上,为何不从现在开始积攒大量的横幅,在运动真正到来的那一天、分发给激情的人群呢?

运动需要有生力量,每个人都是宝贵的战斗资源,无节制的把力量浪费在收效甚微的事情上,等于削弱革命。很难讲现在的政治风向是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风险是近二十年来最高的。『六四』带给我们的思考,就是怎样在下一场风暴来临的时候,给对方致命一击?

革命理想主义者,仍有个大问题,就是总想着摘桃子、喜欢讨论未来自己能做什么职位。历史告诉我们,大多数走向街头的革命者最终只是炮灰,在革命过后继续保持平民的身份,并不能获得什么利益。因为取得身份需要资本、需要力量、需要团队,并非街头一站就能当个部长厅长的。对这种事情平淡一点,早一点接受自己『Nobody』的身份,可能会对自己更好一些。

面对理想主义的同道,我希望各位能思考几个问题:

  1. 未来广场革命,需要多少经费?(无论是捐款、捐物)
  2. 军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不开枪?
  3. 如果开枪了,怎么办?
  4. 能否接受一个民主派与前共党高管组成的联合政府?
  5. 能否接受运动之后,自己仍是无名之辈、而非什么部长、副总统?

六四至今二十七年,也是党国成功续命的二十七年,不仅续命成功,更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爆炸状态——赵鼎新称之为共产党的『绩效合法性』。财富的迅速扩大,让整个社会暂时安稳了下来,由此逆推,怎样情况下社会可能重新躁动?显然是『绩效』不再那么优异的时候。今天看来,中国经济的大倒退似乎并不远了,我所说的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之争很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合流为同一股热浪。毕竟每个现实主义者,都曾是理想主义者。为了成功,理想会逐渐褪去,现实的重量被握在手中。但最终被实现的,依然是关于自由的理想。这是我今年关于六四的思考。

完成《Flask Web Development》纪念

完成《Flask Web Development》纪念

(上图为计划中的下一本书《Web Scraping with Python》) 这本 Fl […]

用 python + pandas 帮朋友处理数据

用 python + pandas 帮朋友处理数据

郭老师发小的老公,在一家 Apple 手机电池供应商工作。这天在朋友圈抱怨,用 Exc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