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博客

合作类DBG桌游《XenoShyft: Onslaught》测评

最近买了一盒 CMON 出品的卡牌构筑机制的1-4人塔防类游戏《XenoShyft: On […]

我是怎样自学编程并找到第一份工作的

这是今天我发布在知乎上关于『自学编程的人,都是怎么找到第一份软件开发工作的?』的一个回答, […]

steemit 流量哪里去

pic_proxy_meitu_1

最近连续看了一些 steemit 的介绍文章,我也动了上去写作的念头,毕竟博客被墙久已,访问量不高,实际上纯粹是一个日记本。

在读了 steemit 的官方入门指南后,我发现想要在这里有出众的访问量,还真是需要花一番心思。研究了一下中文写作的榜单,似乎目前 steemit 仍处于开荒阶段,大家的写作内容也偏向生活和琐碎,很像新浪博客和新浪微博刚刚兴起时候的样子,高流量贴的主题性并不强,看起来整个 steemit 上,大家更喜欢窥探彼此的生活(这里专指中文写作者,英文内容则相对丰富的多)。

在这个流量逐渐兴起的领地内,主题性强、写作领域较集中的作者,或许会在漫长的优胜劣汰中取胜(也许并不漫长),而日记型作者将逐渐成为边缘。这是网络流量的特性导致的,所有以内容获取流量的网络圈地运动,无不以『主题』为圈地的围栏,即便如微博、知乎等巨量流量的集散地,其内部也是如此——流量在比特海中寻找着相似的彼此,然后聚合到一起,形成了相对封闭的流量圈子。

steemit 的无审查机制(其实也是有审查的,low rating 文章会被隐藏)与现金鼓励机制的对冲,可以实现在无人值守的情况下,尽可能保障文章内容质量,这是一个很好的、但有漏洞的机制,一旦发布 low rating 内容的收益高于发布 high rating 文章的打赏收益(例如 @alexanova 发布边缘色情内容,会被打上 NSFW(Not Safe for Work) 的标签并默认『折叠』,需点击两次才能打开),则大家会忽略被隐藏的风险,尽可能多的发布类似内容。好在 steemit 的社区讨论气氛很棒,大家彼此讨论规则的合理性,这是社区区别于中心化的审查、实现自我进化的重要方式。

例如关于垃圾留言,就有这样的讨论:https://steemit.com/steem-help/@charles1/how-spam-is-killing-steemit-and-what-to-do-about-it

而作为中文读者和写作者,最需要担心的仍然是政策风险。steemit 这样的内容聚合网站,一旦规模到达某个量级,势必会遭遇防火墙。当然,这并不是网络自我审查的理由,政治写作者仍然会愿意通过一切平台表达政治异见,但想靠流量赚钱的人却要早做准备、未雨绸缪。

流量在 steemit 上仍野性的游荡着,屈指可数的几位中文『大V』,很有可能会被新出现的写作者夺走流量,这是内容迭代的趋势。所以各位写作者,留给诸位调整内容方向的时间可能并不多了,抓紧走专业化道路吧!

树莓派3初体验之一:搭建 Python 开发环境

树莓派3初体验之一:搭建 Python 开发环境

最近新买了一个树莓派3(购买前还考虑了 Orange Pi 等 Linux 开发板,但最终 […]

祝贺苏振华@szh100 的博客《乱弹中国》开张!

之前很久,我就劝苏老师开个独立博客,在上面畅所欲言,前几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吩咐我搭建个博客 […]

博客被墙,是因为他们无力反驳

昨天下午回到家,发现博客无法打开。突然有种预感,应该是被墙了。

广告:临时博客地址:aliengu.wordpress.com

原因很简单,10月份一整个月,我处于刘晓波获奖的亢奋期,写了大量包涵各类敏感词的文章,仅关于刘晓波的文章就有4篇,而后又大谈温氏政改,毫不避嫌,进而又写了北京万圣书园刘苏里夫妇被控制的文章。10月份我的博客流量达到最高峰,截至今天为止,流量已经超过2.2G。对于一个Google Reader上仅有144个订阅读者的博客来说,这个数字相当不错。

但我没想到这是墙内生命的回光返照。

我正式开始写博客,是从09年三月份。而2010年1月份,由于博客大巴被停止解析事件,我放弃大巴、独立出来,到现在大约有9个月的时间。博客的写作和经营,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快乐和,满足。在Google Reader上的订阅数从个位数到三位数,我对博客进行着各种修订和改进,试图赋予它更舒适的阅读体验和功能。这些想法在9个月的时间里一点点成型,我把博客当做生活中最纯洁的地方。如果说在现实中我无法不对他们妥协,那么在博客中,我不允许这种妥协蔓延。

应该说,对于博客被墙,我早有心理准备。依照我的评论内容,将不可能逃脱GFW的关照,但是偶尔想想如果能做一条漏网之鱼该多好。我一直希望《Alien外星人》能够有王小峰的《不许联想(wangxiaofeng.net)》那样一天几万ip的流量。可是如果要做到那一步,势必要像王晓峰一样向当局备案、对自己的言论进行过滤、天天说着一些不咸不淡的东西……我反感王小峰作为一个媒体人对重大事件的三缄其口,正如我反感自我审查。

有朋友说不要放弃这个被墙的域名,继续写作。不过我一直以墙内读者为目标人群,如果博客无法在墙内访问,对我来说就毫无意义了。而且我相信,他们不让我的言论在大陆出现,是因为他们根本无力反驳我。无论是那一种“被禁止”,对于被禁止的文字来说,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表彰。他们承认你的文字是武器,是盾牌,是一支军队,他们面对你的文字感到茫然,感到羸弱,感到无能为力,于是他们封杀,他们躲避,他们恶从胆边生。

我很高兴他们认为我的博客有了威胁。从另一种意义上,只有死亡才能证明《Alien外星人》的意义所在。这是我对GFW的全部理解。

最可恨的就是粉丝们

我刚才编辑了一下以前写的关于王小峰的一片评论,结果不知怎么的,在Google Reader […]

最痛苦和最爽的都是Deadline

论文的开题压缩到两天来完成,要翻译文献,写文献综述,再把论文的框架描述出来。其实对于公民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