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国家

为什么我不去做公务员

今日吃午饭时,我爸继续催促我说“公务员是最好的工作”云云,号召我考公务员。我对于公务员这份工作是否足够好不予置评,因为每个人的偏好相差太多(我就认为公务员的工作理应位列对青年人最缺乏吸引力的工作排行榜第一名);然而就一个国家而言,就民众的政治理想而言,我不去当公务员,这恐怕是对国家政体最大的帮助。

常见的言论是:进入体制内部,保持理想主义,然后尽力参与政治的变革。这样的说法并不能形成普遍的政治改革路径。首先我对于任何体制内部的人均不抱有任何幻想、不认…

当年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建立了一个国家

23号区枫林晚书店听梁文道的讲座。

其实我打心底里面并不喜欢梁文道,首先我对年纪不大、但特别老派的人含有天生的反感,这种反感是不带有学术水平或者道德修养的判断、仅仅是我个人的偏好。另外,梁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他说自己是“中间偏左”,这点上我同意他对自己的位置判定。不过在看《常识》的时候,我发现某一两处地方,不仅仅是“偏左”,而是“极左”。很遗憾的是,《常识》是之前比较久看的,当天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找不到…

行政的外包,国家的淡化

将政府的所有职能全部外包,如同雇佣军一样,通过市场采购行政能力

奥巴马在美国干得好?让他做杭州市长来兼职一下

大家喜欢伯南克还是格林斯潘?还是格林斯潘吧,反正退休了没事干,来中国做央行智囊

公安局?那么多小混混,正好物尽其用,反正现在的公安和城管都不是善类

法院?还是陪审团好了,都不用雇佣,这一点学习美国

政府唯一遵守的价值,就是效率;任何讨论行政的正义的言论,都是在讨论是否要给婊子立牌坊一样变得没有意义。政府完全放弃决策权,全部由政党来决策,当然技术问题交给技术专家,秉承“精英行政”的概念,用民主治国,用哲学王行政——而哲学王本身是没有决策权力的。

然后国家消失,任何关于国家的概念都仅仅局限于脚下的土地。中国还是日本?反正都是人类,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脑残,也不用互相指责不要脸,建一个跨海大桥,就成了地球联邦国的一个省。

军队也废除,因为不存在“外交”这个概念,一切治安都交给公安局处理就行。“喂喂,洞拐洞拐,我是洞腰,我在塔吉克斯坦抓到个小混混砸人家玻璃,要不要交到毛里塔尼亚分局去处理?然后我再回坦桑尼亚总部坐飞机到南极继续上夜班,北极的白班你替我。”

没什么国际储备货币,反正随便找个一般等价物就可以跟货币挂钩,只要控制住中央银行无法印刷钞票制造通胀就可以。

以奥地利学派治理经济,以技术精英操作行政,以学术观点控制政治。然后所有的精英构成了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甚至通过廉价而高档的教育,所有人都可能成为我们现在意义上的“精英”。

今天晚上的讨论,在我脑子中创造出了这样一个地球。

政党与国家

一、政党的目的。现代政治的目的。

首先确定我们的论题范围。在这片文章中,所要讨论的“政党”,仅仅局限于民主政体下的多党,而20世纪以来的苏联GCD、德国纳粹党、中国GCD等,均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专政政党之所以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在于他们具有大同小异的严密结构、意识形态、控制方法,并且也不再成为世界政坛的主流。以务实而规范的观点来叙述我的观点,将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叙述方法。

 

在自由的政治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