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杭州

人生各种境遇啊

来杭州,确定了工作,我一个学政治学的结果去做软件;奔着杭州过来的,见习期三个月却要在河南郑 […]

正在收拾房间

去年7月9日离开杭州。当时跟同学拍胸脯说起码要15号,要把同学一个个送走,可是怯懦了,胆子 […]

临别之前

7月9日,要去杭州了。之前的离别,都奔向一个新的目标,可是今次却一头雾水,我自己也不知到杭州做些什么。

下午把晃晃悠悠送到了姐姐家,两只小猫(其实不小了,已经一岁)刚进门很胆小,我们吃完饭回来,悠悠躲在猫厕所里不敢出来,晃晃居然不见踪影,找了半小时才发现原来躲在电脑桌后面,和我们玩“躲猫猫”。晚餐后,又回家看家人,和妹妹玩了半天,临别妹妹下楼送我,分别后,回头看见妹妹肉肉的小身体手脚并用的爬楼梯,我就挪不动步子,看着她爬上楼才扭身走开。

现在住的房子,也有了感情,回家看到一些晃悠留下的痕迹、掉下来的毛,心有戚戚焉。

明天起床吃早饭,收拾屋子,然后准备行李。我带的东西很少,前两天练琴时断弦了的吉他,几件夏天的简单衣物,电脑,用了一年多的小折刀,两本书。几个月前去广州出差,我从宾馆买了一套洗漱用品旅行装,终于能用上了。

先住在朋友家里,然后租房。有点喜欢微博上一个姑娘,也在杭州。脑袋一片空白,还好知道自己年轻,还好知道自己不会饿死,想到这里就感到很幸福。

这两天脑子里面的事情

1,工作的事情。杭州还是要回,但是之前联络的那个工作兴致不高了,不如直接做个小商贩去。我跟 […]

杭州是中国最好的地方

我走过的地方也不算少,真的想不出什么地方比杭州更好了。 我有几个标准: 1,有个不错的大学 […]

塘沽的雪

今天下了一天的小雪,路面上是一层被车碾过的黑色雪渣。塘沽这鸟地方,要是没有雨雪还好,但凡天气有变,肯定脏的一塌糊涂。我对自己家乡的抱怨足够多了,跟人说起天津,总是先把天津的不好数落一遍。记得专业课上一个在南开读硕士的老师,第一节课就把天津骂了一顿,我在下面很尴尬。那个老师如果知道我是天津人的话,估计就不会这么畅快的牢骚了,毕竟浙大的天津人太少了。

在杭州读书时,我并不经常参加天津同学的聚会。原因有三。一是我不喜欢没由头的聚会、游戏、吃饭,起码要有个主题;二是天津人聚在一起往往将话题锁死在天津那点事情上,说实话我对天津新闻很关注,但我并不认为老乡在一起就只剩下“老乡”这一种身份;三是一种我说不上来的畏惧感,听到乡音居然会觉得有点恐惧——这种感觉我解释不出为什么,但是如果周围一水的南方话,却的确让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安稳感。

我父母都不是天津本地人,他们一南一北,结合一起只能用普通话交流(我家里从小也只说普通话。多年下来,我的普通话多少沾了天津的味道)。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天津话让我感到略微有一点点“见外”——我的家族系统里没有一个人说天津话。我会说天津话,但从来不说。有时候想想自己这个天津人实在不够资格自称“天津人”,我在塘沽这个不大的地方生活了18年,进入天津市区却像一个彻彻底底的陌生人。天津,只是这两个字被我说起来的时候,才有点熟悉的味道。

我熟悉天津这两个字,却不熟悉天津这块地方和天津里的人。这一点等到我去了外地上大学之后才明白。杭州的四年经历,虽然短暂,但是印象深刻,我绝大部分有点用处和感兴趣的知识都在这个小城里取得。在天津偶遇浙江人,会有特别亲切的感觉,甚至超过了在杭州碰到天津人的激动——写下这句话之后,我为自己无根的“安全感”惋惜,我出走的时候没有带走乡音,也就带不走家乡。

杭州对我来说是个奇怪的地方。大学选择杭州,一边是对自己成绩的预估,另一边也是少年时的江南情节作祟。在杭州我不喜欢的,只有冬天糟糕的天气;那里的师友,那里的植物,那里西子湖上的烟波,没有什么让我失望。至少当我走过了中国最知名的那些城市之后,我依旧可以自信的说杭州不逊于那些地方。

我在杭州只剩下最后四个月,如果不出意外,还是会返回天津。我跟爸爸说,以后要让妹妹多出去见世面;其实我内心的想法是,希望以后和妹妹一起拥有两个家,一个在天津,一个在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