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苏振华

祝贺苏振华@szh100 的博客《乱弹中国》开张!

之前很久,我就劝苏老师开个独立博客,在上面畅所欲言,前几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吩咐我搭建个博客 […]

与屠夫吴淦@tufuwugan同游丽江古城

和苏振华@szh100聊天,他跟我说超级低俗屠夫到了丽江。我一惊,之前刚跟人发牢骚在丽江没 […]

丽江琐记第六回:我师我兄

昨晚听北风再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突然眼泪滚滚流下来。

昨天是8月31日,四年前的那天,我进入浙大。想起来,那一天的很多细节都记得清楚,可能是四年求是园生活中印象最深刻的。

大一刚开学时,兄弟们围坐一圈玩四国军棋,后面的几年却沉浸在魔兽dota之中,有人在走廊中喊一声“刀不刀”,应者云集。

离开浙大那一天,我和兄弟从早上开始憋住眼泪。晚上,苏振华教授送我上火车,一路上什么话都没说。

现在兄弟们四散天涯,苏振华教授远在芝大,恐怕此生再难如大学一样相聚,想起来不由得辛酸。休谟在《论悲剧》中提到人们喜欢那种伤心难过的艺术,有可能是因为心知那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但是我不同意,我们的生活绝非一场戏,可是这种伤心还是具有强烈的美感,就算思念和流泪让人痛苦,也无疑映射着美丽的大学生涯。

昨天,一个一年多没联络的师兄突然给我打电话,原来是看到我在98上的帖子,知道我晚上十点会离开浙大——我跟他说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我们互相问好,说好要常联络。

今天,2010级的浙大新生正式开学,属于我们的浙大年代永远过去了。

怀念我师,我兄。

大学结束

那天在豆瓣上说,大学第一堂课给了计算机学院——大学计算机基础(后来这门课居然挂了),大学最 […]

两个哲学问题

问题一:恐怖分子在某地安放了毁灭整个地球的炸弹,但是国际武装力量到达该地必须经过一条高速公路,而这条高速公路的正中间有一个坚决不拆迁的钉子户,并宣誓他的生命与他的财产同在、他将誓死捍卫自己的房子。我们是否应该杀死他、拆除他的房屋、使得部队通行、拯救世界?

讨论这个问题,将无可避免的推出我们习以为常的功利主义比较方法,边沁可计量的“快乐痛苦统计法”。这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一边是全球六十亿人的生命和全部财产,另一边是一个钉子户的一幢房子。似乎只要是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