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读书

2010年度总结,兼读书观影自评

2010年,对我来说是极其特殊的一年。 在这一年,我结束了大学生涯,离开浙大和求是园的兄弟 […]

关于读什么书的问题

这两天在推特上喷人,沾染一点匪气,看到人人好友的状态,提到韩寒和袁腾飞,就杠了几句,希望那 […]

薛兆丰的精炼

两月前某日,在薛兆丰的主页上看到了《经济学的争议》再版的消息。我犹记得大一时候学经济学,正是那本书教会我坚持经济学的原则和原理,不因“中国特色”而改变经济解释的逻辑。

当时我18岁,恰逢薛兆丰和我的老师在网上打口水仗,说实话那一次薛兆丰做的并不算大度。看完书后和兆丰email往来,他叮嘱我认真学英语和数学。现在想来,每个人都愿意按照自己的成功模式来教导后人,薛兆丰翻译过阿尔钦百万字的《大学经济学》,现在又正在美国(前两天通邮方知他仍未归国),英文水平自不必多说,而他的数学背景也为薛的经济学研究提供了良好的科学研究能力。

如果我记忆无差,此书大概只有零星文章是02年那本书中的老文(甚至基本没有),虽说是《经济学的争议》的升级版,所讲述的道理也基本未变,但是语言上的洗练、学理上的丰富,给我带来了更多的兴奋。此书中绝大部分内容之前已经见诸网络或平面媒体,将薛兆丰的网站新制度主义时代(http://xuezhaofeng.com/)读过一遍,基本上这本书的内容也就清楚了。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薛兆丰在法与经济学运动的中心乔治梅森大学浸润过后,他的《商业无边界》可以看做是他的一份运用经济学解释并推倒反垄断法逻辑的报告,也是今年刚刚出版。我想,两本书和在一起,才算是公共视野下较完整的薛兆丰。

《经济学通识》的几个细节:
1,书名由“争议”变为“通识”,显然薛兆丰的底气已经比当年强大很多,即使没有张五常做前言,也对自己亲力亲为阐释多年的学理充满自信、

2,在我看来,对于火车票是否应该通过价格机制分配的意见,几乎可以看作是对经济学理解程度的一道分野。虽然这个问题每年都会出现争论,但是正如薛兆丰所言,大部分的反对意见都是禁不起推敲的、在逻辑上首先出现了谬误。火车票一节,是值得大写特写、反复添加材料和论据的一节。尽管薛已经陈述多年,但其实并不算是非常清晰。

3,书本排版的问题。《商业无边界》那本书的质量相信诸位已经领略过了,我阅读了三天后开始掉页,后来不得不小心谨慎、生怕丢失某一页后逻辑断掉无法痛快阅读。而这本《经济学通识》,我刚刚拿到手没几天,还不知道书页质量如何,但是其正文的排版实在让人不爽,具体我也不知是怎么不爽,大概是字号大小、书页设计之类的地方吧。

4,腰封。我并不讨厌腰封,因为可以顺手拿下来做书签,但是这本的腰封有点哗众取宠,什么“薛兆丰为你洗脑”云云,虽然可能的确有洗脑之效,但是我个人并不欣赏如此这般在腰封上夸夸其谈。不过那句“假如您赞成以下任何观点,就应该在读点经济学”,依然精彩,我很喜欢,这是《争议》留下来的,很诱人。

被篡改的爱情——《1984》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1936年的冬天,奥威尔和几千名国际志愿者一起,参加了西班牙共产党领导的共和军,参加西班牙内战。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斯大林式的极权主义下的清洗和权力斗争在国际纵队中像腐烂的肉一样,让更多的人“患病”,将顽固的人消灭。几个月后,奥威尔咽喉中弹,回国修养,他和她的妻子都被严密的监控起来,在撤退到巴塞罗那时还遭到共和军追杀。奥威尔对国家社会主义和极权主义的绝望,由此开始。

科学是彩色的,科学是草根的

 

文笔好、有幽默感的理工科人士,一向是我最喜欢结交的朋友类型。这些人往往有这样一种神奇的本领:用有趣、优美的语言,将繁复的数理逻辑微缩成一个个方块字,无论酒桌上、草地上、网络上,将奇奇怪怪的“冷知识”慢慢输入到你的内心;于是如饮甘泉,大呼原来如此。

今天我看完这一本由理工背景的青年人写作的《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似乎又回到了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童年——《十万…

阅读的积压

看书是一项令人充满骄傲感和成就感的事情,每当结束了一本书的阅读,合上书页,我总是沉浸在大脑快速的放映之中,如同一根水管插进我的头部,源源不断的向其中输入莫可名状的东西。

前一阵子买书的速度太快,给自己列的书单越来越长,现在同时阅读的书已经非常多,积压起来是长长的一串,这个时候再加上那本让我到现在仍耿耿于怀的《自由主义基本理念》,实在头痛至极。

以后不要这样了,给自己一个教训。

积压阅读书单:

《自由主义基本理念》

《1844经济学哲学手稿》

《代议制政府》

《论自由》done

《苏格拉底的审判》done

《没有指针的钟》

《一头像被吃掉的猪》done

《1984》done

《自杀论》done

《美国大萧条》

《消费社会》

《自由主义、宪政主义和民主》

《战胜拖拉》done

长长地书单后面,唯一令我欣慰的,就是自己慢慢生长、从未停下来的求知欲望。希望自己能在大四之前完成这些书,完成自己的任务。

忽然从豆瓣上找到的回忆

 

这本挪威的森林,是由我的三舅妈翻译、署名为我三舅钟宏杰的作品。记得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小学,我从家里的书柜中翻出来,封面风骚撩人,我翻看其中的情节,那是我关于情色文学最早的记忆。后来翻看林少华的版本,方知这个莫名其妙的版本是多么暴殄天物,村上春树的失落和寻找,就被生硬的翻译强奸在我幼时记忆的角落里,而它也根本不是什么情色读物。

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版本的《挪威的森林》?还有多少人像我…

最近的读书计划

临近期末考试,打算从现在开始、到夏学期开始后两周内完成这些任务

1,概率论。这个是要考试的,紧迫又重要

2,政治哲学关键词。拖拖拉拉读了很久,学习很多,现在就剩最后几章的兔子尾巴,偏偏有点读不下去了,加油。

3,弗里德曼的生活经济学。大一买的书,上周末去上海时利用一些空隙草草扫过一遍,突然燃起了大一时候对那些简单的模型的向往。于是这本书也应该尽快再看看,尤其是数理、模型部分。

4,商业无边界:反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