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谈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军队问题

学术 谷溪 849浏览 0评论

林茨在其比较政治著作《民主转型与巩固的问题》中,描述比较了14个非民主政体向民主政体转型的过程,他提到:“我们在本书中所分析的处于转型过程之中的政权,没有一个动用了武装力量,下命令向人群开枪从而导致大屠杀,这个事实使我们相对比较少的关注非民主政体通过武力来维护其统治的可能性。”林茨以柏林墙倒塌为例,说虽然政权要求武装力量做好战斗准备,但是最终并没有发生大规模镇压,盖因大规模镇压的成本非常高,并很难为这种镇压提供合法性。

读者诸君看到这里,恐怕都不禁要微微一笑、笑而不语了。想起六四的天安门惨剧,似乎中共党政军领导人是外星人一样、脱离了人类社会的规则。其实不然。

要给文革后的当代中国政治正式划分界限,1978年至1992年的邓小平时期虽然冰淇了毛主义的癫狂,但因其几十年来对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的全面侵入并未退散,仍属于极权主义;邓小平92年南巡后淡出政治舞台,大陆经济发展暂时放下政治包袱开始突飞猛进,这才算是进入了哈维尔式“极权主义原始动力衰竭、消费主义甚嚣尘上”的后极权时代。

但是从极权到后极权的划分,在事实上并没有像我说的那样泾渭分明。极权主义在领导权方面,无一例外均为韦伯所说“克里斯马型权威”,通过个人魅力玩弄权力于股掌之上,最典型的例子是斯大林和毛泽东;随着魅力型权威的自然死亡或国家转型,权威会转移到下一代领导人身上(通过前任指定的方式),但是这种权威遗传是递减、且不可逆的。从毛到邓,再从邓到江,及至今天的胡温,明显可以看到这种权威衰减在政党动员能力退化、公民社会发育的背景下一览无余。可以预见下一代领导核心,无论谁成为总书记记,“党内民主”都是唯一的选项。这是后极权的一个重要特征。

中共在八九年胆敢开枪的重要因素,是邓小平依然保留了极权政治必需的单一核心领导权,加上社会控制力并未全面退化,在当时世态下中共必然以几十年练就的铁腕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血肉之躯,“热处理就是一枪一个窟窿,冷处理就是冻成冰棍”。军队的出场是可预见的。

今年2月份的茉莉花事件,各地均有人掏出横幅、然后马上被便衣押走的现象,气氛萧杀。但是为何以便衣身份抓人、武警仅远远的坐在车内观望呢?后极权下社会文化的发展与官方话语的衰落并行发展,暴力控制言论甚至伤害人身的行为很难再找到合法性,明杖执火的“维稳”不得人心,每一次公开镇压的成本都日益提高,镇压后将面对更多问题。而领导权的涣散,使得几位核心长老缺乏安全感,没有能力承担武力镇压后的巨大政治压力。

“镇压”方式从军队开枪到秘密警察关押,表现出后极权的力量在缓慢消散中。我认为,如果社会运动到达爆点,中共将不会再以军队镇压,更可能动用各种隐蔽的惩罚方式。最近叙利亚千夫所指,体制崩溃就在眼前,威权政府的开枪行为已不能为人民容忍。虽然不能保证未来中国不会流血,但广场屠杀肯定不会再发生了。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谈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军队问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4)

  1. 军队内部的气氛好像还是洗脑集中营,我感觉会悲剧。
    ...6年前 (2011-11-30)回复
    • 我国军队是一种机构性的存在,不构成一种由高级军官领导的独立力量,因此判断是无力抗命的(军队最高首领就是党首)。这种情况下考量军队的作为,事实上就是考量中共领导人。至于被普遍洗脑的中下层军官,对于时局是无能为力的。
      谷溪6年前 (2011-12-01)回复
      • “这种权威遗传是递减、且不可逆的”,惨啊,一个国家的进步,需要等领导团队的换代,这一等就是一代人或者几代人。想起那些时代中被抛弃的人,悲凉,真tm悲凉。
        ...6年前 (2011-12-01)回复
  2. 中共在八九年胆敢开枪的重要因素,是邓小平依然保留了极权政治必需的单一核心领导权,加上社会控制力并未全面退化,在当时世态下中共必然以几十年练就的铁腕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血肉之躯,“热处理就是一枪一个窟窿,冷处理就是冻成冰棍”。军队的出场是可预见的。--- 同意
    Araby6年前 (2011-12-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