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民主转型中解决“国家性”问题的方法,以西班牙为例

学术 谷溪 977浏览 0评论

西班牙在1975年独裁者弗朗哥去世以后,由首相阿道夫·苏亚雷斯开展了一系列民主化活动,说服国会通过一个以选举方式产生立法机构的改革法案,恰当的处理了国内共产主义政治力量和巴斯克、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分离主义势力,当1981年军人企图颠覆民主政府、重建威权政府时,西班牙王室——准确的说是胡安·卡洛斯国王出面运用政治技巧平息了“军队”这个西班牙民主巩固中的巨大障碍,民主制度也通过这次事变得到了巩固。

而另一股一直未得到解决的分离主义军事武装力量“埃塔(ETA)”,在民主化后的几十年间支持率持续下降。这归功于西班牙首次选举的顺序——首先进行全国性的选举,取得中央政府的合法性,然后再通过合法政治过程向巴斯克、加泰罗尼亚等地区下放政治权利、实现区域自治。“埃塔(ETA)”在2011年10月20日以书面和录像方式作出“明确、坚定且永久性放弃武装对抗的承诺”,这无疑是一座民主进步的纪念碑。

埃塔的旗帜。在其象征上有两个明显符号,分别为代表政治的蛇,并缠着一代表武装斗争的斧头。

诚然西班牙在“威权-民主”转型过程之前,已经具备了比较有利的条件。用维克多·佩雷斯-迪亚斯的话说,“到70年代中期,西班牙的经济、社会、文化制度已经相当接近于西欧,与这些制度的运行相应的文化信仰、规范性倾向与态度也与欧洲接近。这是政治民主改革如此迅速的一个原因”。且在70年代中期,西班牙在现代经济中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在资本主义经济体中位列第十;1961年到1970年之间,西班牙保持了7.3%的增长率。

林茨提出的民主转型的五个场域(arena)——公民社会、政治社会、法治、国家官僚系统、经济社会——之中,西班牙具备了除“政治社会”意外的所有要素。因此西班牙民主转型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如何将国内各种政治力量纳入制度化的轨道。如上文所说,为避免分离主义对民主的破坏,首先应进行全国性的协商一致式的制宪模式(而非简单多数投票),苏亚雷斯表示“必须使意见分歧限制在并不严重的水平,因为这是唯一可以避免造成国家完全缺乏和谐一致性的方法”。并且为使新宪法的合法性最大化,西班牙领导者选择将新宪法提交公民复决,并取得了88%的支持率。

完成了这项工作,西班牙民主巩固就走入了良性循环之中。1981年的军人政变以失败告终,实质上是以挤破脓包的形式,终结了西班牙在民主巩固中遭遇了“军人政府”的可能性。

把视角转换到中国。显然作为后极权国家,中国的民主转型难度将远大于西班牙。五个场域中,中国在严格意义上仅具备“国家官僚系统”和“经济社会”这两条,意味着民主转型中民主派自由派必须重建“公民社会”“法治”和“政治社会”。

中国的“公民社会”在最近十年比较迅速的发展,大量群体性事件让更多的人走向街头,互联网的兴起则使普通用户身临其境的了解街头运动的过程,这将会显著提高人们对未来政治运动的预期,无疑会对公民社会的发展起到极大的促进力量。

中国糟糕的法律现状是阻碍公民社会、经济社会、政治社会发展的一大要素,必须在民主转型初期对其做彻底切除,以协商的方式对宪法取得共识,并且避免在立宪过程中以简单多数原则隐藏不同政治力量的意见分歧。人大作为法定立法机构,却面临“橡皮图章”的命运,高院高检的“司法解释”是对中国司法的制度化嘲讽,加上各地政府可以出台相应法规制度、官员可以游离在法律之外(无论是以个人意志影响普通社会案件的处理还是以“开除党籍”“双规”等党内方式逃避审判)。

“政治社会”在若干年的打压之下,完全没有发展的机会。在国内具有大量的、分散的政治个体,但是并不能堂而皇之的走入中国的治理模式。所谓政治协商,也并不具备其建立伊始时期待的“协商”功能。政治社会被中共垄断,是当今中国的一大特征,必须完全根除,甚至可以通过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来做全面割裂。(关于共产党的处理,西班牙在七十年代需要与之做妥协,因为当时共产党仅代表一种极端思潮,并未在西班牙内发起灾难性的政治运动,中国则不然。)

如果考虑西藏、新疆等地的分离主义,我们还可以参考西班牙的制宪模式,并将权力下放到地方,实现民族地区的高度自治。相信可以取得与西班牙的“中央政府-巴斯克地区”模式相同的效果。分离主义将被民主制度所溶解。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民主转型中解决“国家性”问题的方法,以西班牙为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4)

  1. 你这个文章,基本上说的是:等我D死了后,如何成功转型成民主社会,可以借鉴西班牙经验。 可是,D怎么才能死呢.
    Araby6年前 (2011-12-05)回复
    • 刘军宁:分享严师的两条私人教诲,也是我听到的最睿智的:1、一个人想要搞政治,要看他是否有两种能力:一是制造局面的能力,二是制造联合的能力。2、有远见的思考者,已经不必把心思都放在推动巨变上了,而是要开始关注巨变之后的重大问题,并把它们提到日程上来。 微博上看到刘军宁这段话,觉得很有道理
      谷溪6年前 (2011-12-05)回复
  2. 第一句很有道理,第二句没觉得诶。。。。
    Araby6年前 (2011-12-05)回复
    • 因为我最近看林茨这本书就是讲剧变以后的事情哈哈哈,瞬间觉得自己是视野宏大的政治家了有木有!
      谷溪6年前 (2011-12-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