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搬回浙大,兼思考撕裂的中国社会

评论 谷溪 987浏览 0评论

12月18日,我结束长达5个月的出差,从河南郑州回到杭州,借住在本科团支书租的浙大紫金港学生阁楼,这一住就是两个月。今天上午,翘了半天班,终于把所有事情弄妥帖,租好了自己的阁楼,重新办了校园卡,顺便搞定网络。这样,算是确定了未来半年内都会住在紫金港。

新阁楼的前任主人,是09级信电的学生,满地考研书、GRE、托福,房间不脏,但是剩下了不少杂物,准备把那些半新的书废物利用全卖掉,还有些扫把、脸盆什么的,可凑合着继续用。一直活得这么狼狈,真不知自己毕业一年多都在干些什么。

收拾着前任房客的“遗物”,感觉好像在收拾自己的心。离开浙大近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世界斗转星移,我的生活也“丰富”的一塌糊涂,迄今仍像一场梦。回杭后见到几个同学,除了仍在学校念书的,其余均一脸疲惫,看得出过的很艰辛。浙大学生尚如此,遑论中国另外630万2010届本科生——2011年又有660万大学生毕业。昨天和朋友聊天,聊到当今青年人的绝望,只能是毫无办法,我们比过去的青年要辛苦不少。这是历史使然,因而深重而绝望。

甚至,这也不仅仅是青年人的绝望。农民从三大改造一来,已经绝望了几十年,工人、大学生在20世纪末也相继丧失了稳定生活,现在社会阶层大约只能分为“干部”和“群众”,干部支配群众,如同奴隶主指挥奴隶。中国市场,变成了一个绞肉机,在其间苦苦求索的中国人,免不了被生吞活剥做成肉馅的命运。

知识分子是夹心层,在“干部”与“群众”之间,慢慢决裂。笑蜀、于建嵘、韩寒,果断切割了自身和底层的联系,拼命跻身“干部”阶层,而莫之许、屠夫、刘贤斌、陈卫、陈西等人在“非主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Michaelchen的《分裂的世界》卓有远见的描绘出一个被人为切割的中国社会图景,是相当精准和犀利的。这一年来,知识分子的空前分化,是我最大的感受。如果说前两年像梁文道这样的文学青年还能在政治话题上有所作为,那么今天已经毫无叙述空间,要么主动向上层靠近,要么毅然决然走向民间政治抗争,绝无《常识》《野火集》之类的中间道路。

此时的政治争议,早就超过的左和右所能描述的政治光谱。换句话说,只有对与错,生与死,敌与友。以前我尚且用“右”来描述自己、用“左”来描述他人,今天,这种判断已经毫无意义。因为无论左右,我们面临的都是唯一的选择:与执政党彻底决裂,划清界线,并做好抗争准备。这就是撕裂的中国社会,要清醒的看到一个凶险的未来,但同时也是打破绝望、创造生机的未来。我们都将看到。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搬回浙大,兼思考撕裂的中国社会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