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关于基督教的胡言乱语

随笔 谷溪 923浏览 0评论

前两天约了两个朋友聊天,聊到高兴处,我向他们讲述自己接触基督教后的感受。两个朋友都不是信徒,所以很客气的说宗教让人懂得善良和秩序,对整个社会都是很好的。前些天在香港,又听闻一个牧师说如果全中国的人都信教,那中国当然会变好。

第一种说法是无神论者对宗教功能性的曲解,第二种说法表达了神职人员在政治观念上的幼稚。

微博大V、久经考验的自由主义战士阿老师在一篇文章里说过:

Torah(犹太人的圣经,就是基督教圣经里的《旧约》)认为人们容易成为自己思想、习惯和彼此的奴隶,所以上帝安排了安息日,以作为一种反作用力。那些从来没有体会过自由的人不向往自由、也不知道为自由而奋斗,但是奴隶一旦体会到自由的滋味,哪怕一个礼拜只有一天,也会最终起来反抗奴隶制度。

我一度怀疑,神是否在乎人的自由?否则以色列人为何给埃及人做了430年的奴隶,直到耶和华指引先知摩西带领逃出埃及?安息日的设立,原因在于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立约,并将这一天作为立约的证据。人的主权既然归属于神,对神而言,人的“自由”则是没有意义的(除非有人侵犯了神对人的主权)。所以安息日的安排与奴隶的自由应该没多大关系。

随着对基督教理解的加深,我期待通过宗教提升道德修养的想法逐渐消失,且这种想法多少有点买椟还珠的味道。人顺从上帝的引导,逐渐走向上帝的计划,的确容易让人“变好”,那是实实在在写在圣经中的,但最大的改变大概是生命有了引导和依靠,其他一切改变都以此为基础。基督教不参与社会管理,它对政治的影响,首先根基于对个体和家庭的约束。因此我说,基督教的政治影响,是作为对个体影响的“副产品”而诞生的。

虽然看的是同一本圣经,但产出的“副产品”却不尽相同。中国基督徒人数已达到8000万,乐观的估计则达到1.3亿。如果基督教真的使“政治自由”成为“副产品”,任何政党都无法在拥有一亿有组织架构的“自由教”信徒的国家实行威权统治。最近浙江省内几十座基督教堂或被拆十字架、或被整体强拆,也并没有看到基督徒有组织化抗争,大多数只是乐观的期待未来的复兴。这是基督教并不必然与“政治自由”这一价值关联的一个事实佐证。

人不可能单凭传福音获得民主自由,幻想全民信教以后变成神的国度,更是说梦话了。凡是人建造的组织,都会腐败,《旧约·列王纪上》中所罗门以后的14个国王中,只有2个让神看的过去,这还是蒙神拣选的民族。圣经中一再出现人的不自律,依赖神的诅咒来约束人,世俗世界中的政治权力,当然更需要受到最大程度的限制。

最近按照计划读圣经,河马推荐的《独裁者手册》只看了一点就被扔到一边。深深的感觉到,身边的环境会极大的影响一个人的视野。现在身边的朋友多是生意人或者基督徒,自然就在这两方面更用心,而当年与河马、许局等同住浙大的日子,就每天都是唾液横飞的政经评论。很难说我更喜欢哪个,不过现在非常怀念过去。还有跟王老师一起穿梭于几大医院,这些好像都是我最理想主义的时光了。

人要沿着神的路前进,但是对一路上的风景还有怀念怎么办?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关于基督教的胡言乱语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2)

  1. 呜呜呜呜,我现在才看到,粉丝失职了。宗教我也不懂,所以我就不瞎说了,针对你倒数第二段所说的“身边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我觉得重要的是自己对经文的阅读和理解,很多宗教领袖、神职人员,把他们自己对经文的解读作为一种压迫和操纵的工具,以维持自己的权力。这在任何一个宗教里都有,且被反复被证明的,看看天主教教廷在中世纪干的那档子事情。所以我觉得无论信不信教,对《圣经》里的话是如何理解的,最终都应该是自己反复的独立思考和深刻的内心体验的结果,而不是听信于所谓的上帝的messengers们。
    Araby3年前 (2014-07-06)回复
    • 宗教改革的最重要内容之一就是把圣经的解释权大众化,破除宗教组织垄断。现在的新教教会其时已经不再具有很强的“解释能力”了,因为教育和出版让平民也可以很深入的学习神学知识。不过近朱者赤近猪者笨,常跟什么样的人呆在一起,就容易去思考什么样的问题,我还比较容易受到周围人影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就没那么多想法。
      谷溪3年前 (2014-07-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