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月经与男人

评论 谷溪 779浏览 0评论

男性永远也不可能“理解”月经,他们最多只能到达“知道”的状态。如血染白裤、弄脏浴巾、定时去卫生间查看并更换卫生巾/棉条等桥段,在男性视角中很难认为是干扰女性生活的劣势,因为太常见了因此会自然的忽视。同理,女性也不知道男性踢足球被撞蛋的痛苦。因此我和郭老师对“痛经和蛋疼哪个更痛苦”这个世界级难题从没达成过一致。

其实女性完全不必在乎男人“理解”与否——事实是男人们永远不会理解。女性应该直接掌握权力,直捣黄龙的制定偏向女性生理特点的政策,在政治手腕以外放弃咨询和说服男性。无论在舆论中多么支持女性获得权利和权力(例如我),男性也无法理解女性的一万种独特生活体验(例如我依然坚持蛋疼远甚于痛经)。

男女的因生理区别而带来的彼此间的鸿沟,也许永远也无法抹出,所以作为弱势方的女性应该秉承“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警惕心态,在这种性别意识形态的征战中摆出攻击阵型。

我引用阿老师提到的那篇著名的《如果男人有月经》,来表明男性作为优势方的决绝的“镇压”心态。

如果男人有月经

by Gloria Steinem

如果男人有月经,他们会吹嘘自己的经期有多长,量有多大。男孩们初次来潮的时间将被记录,伴随着宗教仪式和聚会,庆贺他们成长为男人。
国会会成立“国家痛经协会”,帮助消除经期不适。

卫生巾等用品会由联邦免费提供(当然了,一些男性愿意自己花钱买更好的产品,比如汤姆克鲁斯牌卫生棉条,泰森牌重拳卫生巾,贾斯丁比伯牌超长夜用款*)。

军人、右翼政客和原教旨主义者会把月经说成“男经”(月经英文为menstruation, 此处为men-struation),以此证明只有男人才配当兵、进政要机关、成为神父牧师和法师。
“只有自己流过血,才能上战场让别人流血!”
“少了由火星主宰的恒定周期,女人哪会有政客所需的好斗的品格?”
“一个女人要怎么献出鲜血为人类赎罪呢……”
“女人本身就不干净,她们不能定期排出体内杂质……”
他们会这样解释。

男激进主义者、左翼政客和神秘主义者,则会坚信女人和男人是平等的,只是有所不同。他们宣称,任何女性只要能通过自残每月流血(‘哪有革命不流血!’),承认男性月经的优越性,或服膺于男人们的“周期启蒙”,她们就应该进入和男人同等的行列。

街边小混混会这样吹嘘自己:“嘿!我可是一天用三片卫生巾的男人”。当他们的伙伴说“你今天看起来很酷”的时候,他们会这样回答:“是啊,我这不正来月经嘛!”

电视节目会着力表现这件事,比如谢耳朵和莱纳德会安慰已经两个月没来月经的霍华德“你还是好样的”*。

……

男知识分子们会提供最有道德、最合逻辑的解释:缺少了月经——那与生俱来的衡量月亮与星星的天赋,女人要如何掌握需要感知时间、空间、数字、计量的学科?更不要说哲学和宗教领域了,女人拿什么补偿她们错过了的“宇宙的韵律”呢?

各领域的男自由派则会充当和事佬:这些女人少了衡量生命和连接宇宙的能力,已经是足够大的惩罚,我们何必再为难她们?

女人们又会有什么反应呢?传统女性,不用猜,定会带着那受虐狂般忠诚的微笑,对一切评论点头称是。“你们丈夫的经血就像上帝的那般圣洁,以及性感!”反女权的女性如是训诫。改革派女权主义者试图模仿男性,假装也有月经周期。所有女权主义者会无休止地解释,男人也需要从“来自火星的好斗性”的错误观点中解放出来,正如女性需要从“月经崇拜”中获得解脱。激进女权主义者会强调,对于非月经的压迫是其他一切压迫的模式(‘吸血鬼是我们自由的先驱!’)。文化女权主义者会在她们的艺术或文学中创造出一种“无血意象”。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坚信,只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男人才有能力垄断经血……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月经与男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3)

  1. 阿老师到此一游!
    匿名2年前 (2015-05-16)回复
    • 我这个小破博客还有阿老师访问,蓬荜生辉!
      谷溪2年前 (2015-05-23)回复
  2. 真是狗血
    匿名2年前 (2015-07-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