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用“实名制”为春运减压必然失败

评论 谷溪 390浏览 0评论

(这两天憋在屋子里面愁死了,一是因为新博客开张而访问者寥寥、我这浅薄的虚荣心实在无法得到满足,二是因为想写点东西却又总是提笔忘言。结果刚才看了老师一篇关于春运实名制必然无法让买票更容易的文章,虽然最终的结论相同,但是分析过程则大相径庭,于是讨教了一番,也更新了自己不少观点。于是有了本文。)

一向敢为人先的广东省最近推出试点火车站以试验火车票“实名制”,其政策直指黄牛党。关于黄牛党的问题,我早先在两篇文章中有过解释(《如果黄牛成了火车票刚性需求下垄断者,就需要打击了么?》《作为善良炒家的黄牛》)。公众和政府急于想要解决的所谓“黄牛党问题”,其实归根结底无非是在春运这样的火车票紧张时间,要用什么样的政策为春运减压、让大家更容易的买到票?

显然摆在我们面前的普通人买票难的问题,与黄牛不黄牛无关,因为票价过低、低于均衡价格,那么买到低价票的人就赚取了均衡价格和补贴后价格中间的利益;而市场上的人都不是傻子,于是大家都会来争夺这部分利益——深夜排队、走后门等等,总之你最终付出的成本绝不会再小于均衡价格。

以上道理只是为了说明,以保障每个人回家的权利为名将火车票价维持在低水平,绝不会给买票者带来任何福利。

那么在现在铁道部维持火车票低价的情况下,“实名制”会带来什么变化?

首先,排队的黄牛党被扼杀了。通宵排队买票、再抬价出售的黄牛党,绝大部分都是生计不佳的底层人,他们没有门路通过暗箱操作拿到票,所以只能通过排队买票的方法获取票源。而对于这批排队的黄牛党来说,如果在排队的时候能去别的地方赚更多的钱,他们早就去了;而这种类型的黄牛党在排队,正说明他们付出排队的时间将为他们带来最大的收益——否则他们就转业干别的去了。“实名制”的出现,彻底击碎了他们的这条谋生之道,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寻找其他方法来谋生,但显然将不会比做黄牛党取得更高的收入。

这一批底层黄牛党的生活来源被打破,但是另一批“高级”黄牛党则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虽然铁道部规定在试点地区每个人限购三张,但是对于这种规定能否落实到那些有关系、有门路的“高级”黄牛党身上,我毫无信心。这些“高级”黄牛党照样可以通过让买家预订车票等方法,从铁道部的暗箱中拿出大量的车票——当然,我并不是说这种“高级”黄牛党的存在降低了大家的福利,相反,他们为大家提供了便利。但是打击“底层”黄牛党、又影响不到“高级”黄牛党的政策,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存在严重问题。

换一个角度再问“实名制”:在实名制之后,我们买票将会更容易吗?

显然不会。因为“实名制”针对的,仅仅是买家之间的转让市场。因为有“高级黄牛党”的存在,你依然还会买得到黄牛票,但是普通买家之间却不再能够进行平常的车票转让。这显然大大降低了车票市场内的效率。我们买票只会更困难,而不会更轻松。

对比一下飞机的实名制。飞机实名制最大的作用就是保障安全而非限制乘客交易、调剂机票的分配。事实上,铁道部试行的“实名制”和解决火车票的合理配置之间是驴唇不对马嘴。飞机票供给充足、乘坐条件优越的根本原因就是票价随行就市,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都寻求到极大的效率。哪有为了让大家买票方便、首先人为去降低市场效率的道理呢?

所以我是支持火车票价跟随市场状况而变动的,无论是火爆时涨价、冷淡时降价,都是符合市场理性的高效行为。

至于另一种观点,一些人认为应该首先“保障低收入者例如农民工等回家的权利”,我只能说这是扯淡。就目前我看到的论据,还没有哪一条能够证明“让低收入者先回家”具有价值排序优先的正当性。为什么低收入者回家比高收入者回家更重要?你可以从感情上去同情生活拮据的人,但是却不能因此憎恨那些生活富足的人——但是显然“让低收入者先回家”就充满了这种对弱者的盲目关怀和对富裕人群的利益的冷淡。

只要一天不能拿出证据说明为什么我们应该让低收入者回家的权利排在让富裕者回家的权利之上,我们就一天不能用除了“市场”之外的方法来解决供需问题。

换句话说,我们要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做选择。市场已经被证实具有高效,那么下面就是证明“让穷人先回家”是公平的。如果连这一条都无法证明出来就说“让穷人先回家”是公平的,自然是为时过早。与其选择一个甚至不知道是否“公平”的政策来保障公平,倒不如先选择一个实实在在能保障效率的政策。这是我的选择。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用“实名制”为春运减压必然失败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