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习近平的希望与绝望

政论 谷溪 1221浏览 0评论

(很久没正经写一点政论文章,今天抽空写点关于汇率与政治问题的。)

习很可能是赵国史上最矛盾的一代君王。

他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在短短几年间将政敌铲除干净,无论是体制内的大老虎,还是体制外的维权律师;改革最高决策体制和军队结构(这是在他之前无人敢动的全中国最大的两块蛋糕);打破了一大堆领导人行为规范、又创新了一大堆,例如他在重要节日必有电视讲话,允许官媒将习夫妇动漫化(在此之前则严禁媒体用漫画描绘领导人);并成为赵国改革开放30年以来对外态度最为强硬的领导人(甚至他在登基之前,就已经开始喷外国人『吃饱了没事干』)。习强横的了垄断了赵国最高权力。

他又面对前任们从未见过的巨大困局——离岸人民币贬值压力陡然增大,外汇储备在2014年6月到达史上最高点39932亿后一路下跌,到2015年12月33302亿(12月单月外储下降1079.22亿,史上最快!);曾经驱动了中国经济奇迹的最大发动机——外资,自2014年开始集体撤离大陆;2015年更是爆发了生产型企业倒闭潮,仅广东地区的罢工和劳资纠纷就增加40%;经济刺激的边际效益迅速降低,无论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都面临『利好出尽是利空』的绝境;股市汇市的双重崩溃几乎给这个经济体贴上了癌症晚期的标签。

习所希望的一统赵国,基本已经实现了;然而令习绝望的经济衰退已经开始,并且是不可逆转的,其中最明显、最敏感的风向标,就是离岸人民币汇率。

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人民币离岸汇率面临了一场雪崩,并在离岸/在岸汇率市场中形成了空前的套利空间,差值最大曾一度到达1600个基点,大量居民在深港之间购汇套利。外资银行的外汇业务被强制关闭,银行开始执行『半外汇管制』——居民频繁购汇时,银行会以柜台库存不足为由不予受理,并一律拒绝办理“海外投资”类的购汇需求。12月的外储大降,相信很大一部分都用于稳定离岸汇率了。汇率暴跌,体现了外界对中国大陆经济的极度看衰。

这一场惊险的汇率风波以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被免职、外管局进一步加强控制银行售汇量为逗号,暂时告一段落。而在动用外储干预汇率的过程中,由于操作用力过猛,甚至出现了在岸人民币一度对离岸人民币『溢价』的可笑景象。以外汇储备干预离岸汇率、以行政命令进行外汇管制,这其实是进一步加强了人们对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目测外汇市场上已经逐渐形成了『越管制,越看衰,越抛售,越管制』的消极预期,随之而来的将是更加严厉的管制和强度更大的空头抛售压力。以大陆目前的经济状况,这个下降通道是不可能打破的。

因此说习对这样一个癌症晚期的经济体感到绝望,是毫不夸张的。打破经济周期?不可能。经济刺激?无效。任由市场挤出泡沫?听起来是最健康的选择,但绝对不行,会出现严重经济危机,并将直接导致统治危机。于是摆在习面前的,是一条死胡同。甫入新年1月,江湖就有传闻党内『经济好手』黄奇帆将任职国务院秘书长、统领三会,似乎言之凿凿,毕竟李克强以股市暴涨为货币政策争取时间的行动失败并引发A股股灾,可能严重影响了李总理在习皇陛下眼中的形象和地位。

2015年底,京津冀地区迎来史上最严重雾霾。汪丁丁对北京雾霾做出了动态分析(http://wang-dingding.blog.sohu.com/320951607.html),他认为北京政府不仅毫无动力治理雾霾(因为收益小于成本),并且雾霾的产生还有『收益递增』,即『严重雾霾导致更严重的雾霾』,故而是一团死局。

这恰恰是习面临的政治窘境的缩影。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习近平的希望与绝望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