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政治总在变化

政论 谷溪 497浏览 0评论

4月26日,老莫在Facebook发了一条关于切尔诺贝利事件的评论,深得我心:

莫之许:今日是426社论发表27年,你国墙内各路人马纷纷在两微上关注切尔诺贝利,这就是你国的魔幻:此地的真实极权地狱,不得提及,充斥着的所谓反思,小心翼翼地指向其他地方,只为维持一种此地仍是正常人间的幻觉。这些表演者,其实是当下极权的伥鬼,导引着人们安于地狱的好生活。

苏振华老师曾在浙大一门选修课点名时发现一位同学叫做『林昭』,于是叫起来,是个男生,问他这个名字有没有什么含义。苏老师后来回忆说『他说这个名字父母起的没什么含义,于是我让他回去查一查林昭是谁』。

这是2010年以前的事情了,具体哪年完全无法考据。那个年代,胡温当政,GDP增速接近10%,甚至Twitter和Facebook依然能正常访问,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们只是在维稳经费飞涨的时刻才会想起自己身处威权国家,而『威权』二字又距离自己非常非常远。

彼时,在南方周末上怀念一下林昭,是政治消费主义最时髦的姿态,浙大的经济学爱好者由一群经济学帝国主义者构成,虽然自称哈耶克信徒、以『自发秩序』为解释世界的最终理论,但又完全忽视政治运行中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布朗运动。那时的我们,尚没有能力去理解基础的政治结构和稍微复杂的经济问题,遑论复杂世界中的各种现实问题,并且对『苦难』二字一无所知。无知者无畏。

今天,威权欺压到每个人头上,中产面临着被房地产剥夺毕生财富的风险,生活在每天都有大量财富管理机构跑路崩盘的险恶经济环境中。对我而言,从2013年到达深圳至今,深圳房价的飞涨引起无数小生意的崩溃,不止一个朋友的店在房租压力下关门或迁移、转型。就像香港的地产绑架经济,深圳的物价随着疯狂的房价开始暴涨。上周我回天津,西红柿3元/斤,而深圳那些质量差得多的西红柿则是9元/斤。我记得周其仁写过一篇文章《货币似蜜,最后还是水》解释过货币超发下类似温州房价畸高的例子,意即资本密集的地方,物价、资产价格会因而攀高。

曾经的小清新政治自由主义阶段,已经永远的过去了。怀念林昭,不再是时髦,而变成了矫情和掩饰。在426社论27周年的日子讨论切尔诺贝利事件中苏联政府对人民的戕害,也只是面临现实险恶的故作镇定。温克坚从前几年开始,对僵滞的政治现实评论为『政治垃圾时间』,而现在我切身感受到的,不是『垃圾时间』,而是『升温时间』——即便是多年埋头不理世事的青蛙,也已经不能再忽略不断增长的高温了。

政治总在变化,甚至比经济变化更快。索罗斯在前两天公开表示中国的信贷扩张政策无法持续2年,官媒马上反弹表示『中国没那么容易被看空』。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差,已经不再是学者和政客口中的谈资,是实实在在压在普通人身上的巨大压力。我在深圳咖啡馆中,经常能听到房屋买卖交易的谈话,动辄上千万的房屋交易,让人远远的感到未来房价崩盘时的冰冷残酷。

突尼斯自从点燃阿拉伯之春的火花后,至今在FreedomHouse的评分已经下降到52(Partly Free,0-100分别代表最佳和最差),和印度、韩国处于同一水平,中国依旧高达87分。

11

命如草芥,是生活在天朝的座右铭。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你不过是一介草民。政治总在变化,但你要捱到变化的那一天。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政治总在变化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