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两个哲学问题

学术 谷溪 857浏览 0评论

问题一:恐怖分子在某地安放了毁灭整个地球的炸弹,但是国际武装力量到达该地必须经过一条高速公路,而这条高速公路的正中间有一个坚决不拆迁的钉子户,并宣誓他的生命与他的财产同在、他将誓死捍卫自己的房子。我们是否应该杀死他、拆除他的房屋、使得部队通行、拯救世界?

讨论这个问题,将无可避免的推出我们习以为常的功利主义比较方法,边沁可计量的“快乐痛苦统计法”。这是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一边是全球六十亿人的生命和全部财产,另一边是一个钉子户的一幢房子。似乎只要是理性的人,当然要选择六十亿人的生命、财产,放弃钉子户的那幢不合时宜出现的房子。在地球毁灭这个背景之下,再来谈论个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一件迂腐而愚蠢的事情。

这种比较无论是从质还是从量上来说,天平两边都相差悬殊。我们做出选择时,情不自禁的倾向于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这是“理性”的比较。可是以此为“理性”,我们将推断出一系列荒谬的结论——例如,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散尽全部身外之物、拯救更多非洲难民于生死边缘,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显然我们并没有遵循“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因此我们的不作为是不道德的。

当6000000000人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我们将自然放弃其中1个人,以牺牲他作为代价,换取其他5999999999人的生存,那么当这5999999999人再次受到相同威胁时,我们会再次牺牲一个人、保全剩下的5999999998人……以此类推,当世界只剩下3个人,我们依然会牺牲一个人、保全另外两个。但是当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呢?显然,这个时候只有丛林法则,谁更强大、谁就生存。这一套逻辑推论下来没有漏洞,却得出了一个恐怖的多数人残暴统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少部分人被当做生存的手段,无论是牺牲掉还是被吃掉,都是一样的——他们没有权利可言,他们死于“一人一票”的多数人“民主”。

那么在这个危急时刻,我们到底应该如何选择?当我们面对这样一个困境的时候,每个人都变成了上帝,我们在这场思想实验中扮演上帝的角色。价值和生命到底哪个更重要?归根结底,就是我们是否要为了生存而突破底线价值?如果说生存也是一种价值,那么这种价值和别的价值有没有高下之分呢?

问题二:人,是否有选择成为奴隶的自由?

这个问题和上面那个问题一起、困扰了我很久很久,都是苏振华的课上讨论过的,我却始终没有得出自己满意的答案。苏振华的解答是:权利是一致的,人当然有选择成为奴隶的自由,但是前提是当他不想做奴隶的时候,他也有拒绝继续做努力的自由。我对这个回答一直不满意,虽然自己也无法找出更合适的解答。

其实苏振华的回答是一个伪答案。问题中的“奴隶”的含义,就是无法再进行选择、没有权利、被人奴役的人,而苏振华有意无意的改变了“奴隶”的含义。他回答中所说的“有权利拒绝继续做奴隶的奴隶”,实际上已经不再是问题中严格限定的“奴隶”。因此这个答案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的解决,可以寻求古典自由主义大师密尔对于“自由”的理解。密尔提示我们,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完整一体,在我们讨论是否能够“切割”自由的时候,我们已经触犯了自由的边界——事实上个人主义的自由本身既不可分割、也不可转移、更不可放弃。关于奴隶的这个问题本身,也是一个伪命题,一个人是无法自愿成为奴隶,因为这首先违背了我们对于人性趋利避害的基础理解,然后也违反了自由的概念和边界。当一个人成为奴隶,他显然已经无法再谈论自由和权利。而在他成为奴隶之前,自由并不能给予他放弃自由的“权力”(这里用权力这个词以区分权利)。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两个哲学问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6)

  1. 第一个问题差不多的有次经版群里讨论了一下午.. 我提的好像是说一个人被外星生物感染了并且很快会传播开来使人类灭亡, 唯一的方法就是杀死他并且用极高的温度毁掉他, 那么该不该杀他呢.. 博主 对 Naaru 的回复: 2009-05-19 21:29:49 这问题在规范的范式里其实不用讨论,当然不能杀他。放到真实世界,只有反复的讨价还价,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我们可以轻率地牺牲他,那么人类这个物种的存在本身就是丑陋的,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普世价值”一定是正确的,而是因为我们丧失了自己的底线。
    Naaru8年前 (2009-05-18)回复
  2. 博主太强了
    1X2U8年前 (2009-06-12)回复
  3. 額,我想問下,問題一的那位釘子戶,進去敲暈他然後把房子拆掉不行嗎? 而且我很好奇怎樣在釘子戶不搬遷的情況下建起一條高速公路? 我提的問題可能有點幼稚 = =b 博主 对 kurousa 的回复: 2009-09-17 19:52:48 将其击晕后拆除,和抢劫无异,显然有悖法理。这个事情仅仅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技术细节没法仔细考究。不过你的问题很好,呵呵
    kurousa8年前 (2009-09-17)回复
  4. 忽然想到既然有自杀的权利,当然有选择成为奴隶的权利,而且不能选择放弃奴隶的身份,正如自杀死了不可能活过来一样。
    wj_viking8年前 (2009-11-03)回复
  5. 竞争淘汰是生物界中普遍存在的 也是人类的天性啊 道德是用以保护弱者的 而且人人都可能成为弱者 出于对风险的厌恶基本大家都会赞同道德 但在我看来政治基本上主要是关心各个阶层的利益的讨价还价 所以不可能有个完美的理论 而只能有一个动态的竞争 相对的平衡 功利主义的问题在于很多功利是无法精确计量的 人的理性思维 是有一个极限的 我觉得不必过于执着了 而且我发现你好像不太关注东方哲学?
    zijie8年前 (2010-03-01)回复
  6. 东方哲学没看过,确实不大懂 功利主义的问题实质上是这套流派本身具有逻辑缺陷,功利——效用人际可比——多数暴政,这是一条连贯的逻辑链,但是显然荒谬
    Alien8年前 (2010-03-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