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最简单的善恶观

评论 谷溪 604浏览 0评论

中午吃饭,一亲戚来我家串门,席间聊起来前天天津开发区发生的9死11伤的大车祸,我说,有媒体报道这个开车撞人的40岁大叔,前些日子妻子女儿被绑架到对面洗浴中心去,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也许另有隐情。亲戚马上说,对,我也觉得这事另有隐情,那个人不是说老婆孩子被人绑架么,没准他老婆孩子已经被他自己杀了,他这人早就发疯了,前天犯病又杀了那么多人……

我听到这儿,菊花一紧,赶紧停止话题,埋头认真吃饭。

事故发生后,张义民因为被捕前试图自杀而受伤,和其他伤者送往同一家医院。媒体报道说,在医院里,伤者家属和围观群众怒骂张义民“丧心病狂”“我们的人死了,凶手却在接受抢救”“杀人犯应该当场枪毙”。

王小波讲过一个故事,老人问年轻人你这辈子最想学成什么事情,年轻人回答分清是非,老人痛哭说你挑了一件世上最难的事情啊。王小波还说过另外一句话,在他看来价值判断是最简单的事情,例如对于公兔子来说,母兔子好、胡萝卜好、大灰狼坏。母兔子好、大灰狼坏,这当然没有什么疑问,但是在判断谁是母兔子、谁是大灰狼这个问题上,则会产生非常大的分歧。例如当你面批评你的不一定是坏人、卯足了劲夸你的也不见得就是你的朋友——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是几千年前的人精们混出来的法宝,让你暂且把刀子嘴的人当成豆腐心,起码不要随意给他们扣上“大灰狼”的帽子。


事实判断一向比价值判断更困难。西蒙认为人的认知能力、知识水平都具有局限性,所以仅仅根据目前掌握的事实,是无法推导出价值判断的。对于一件社会新闻,人们想要事无巨细、毫无误差的获取一切信息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被遗漏的和被误解的某些细节却有可能颠覆人们对这件事的价值判断。如果将张义民先捅伤同事、然后驾车故意撞人这件事情隔离起来单独判断,我们很有可能会认为这个40岁的老男人暴躁、冲动、易怒,没准还有点暴力倾向和其他精神病症。但是倘若我们看到另一条新闻——张义民的妻女曾被绑架到洗浴中心、而张义民在保护妻女的过程中屡屡碰壁——没准就会对这个不惑之年的男人产生些许同情和理解。

当然,仅仅靠这一条尚未证实的新闻是无法为张义民开脱的,无论这新闻是真是假,他藐视他人生命、肆意残害无辜的行为,都严重违背了人类社会的基本准则。我想在英明的天津市委领导的高度重视之下,这个暴徒会马上接受法律审判,很有可能根据“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迅速判处死刑。

然而作为公民的我们,在怒骂行凶者的同时,还有责任去追问一句,为什么一个普通人会用这种极端手段发泄自己的愤怒?真像可能是多种多样的,我们不能获知一切事实,但是起码不要让自己变得只会接受最廉价最和谐的信息、只会简单的认为这是个非黑即白的世界、只会站在信息洪流的下游接受上游的人筛选过的“事实”。

价值判断的确很简单,不过你有没有不知不觉的将价值判断的思考过程交给了媒体、交给了政府?这种简单的善恶观曾经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吃了一块被凌迟的袁崇焕将军的肉,曾经让德国这个盛产思想家的国度将一切交给了纳粹,曾经在几十年前伤害了我们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的肉体或精神。

我原本想跟我的亲戚解释一下,并非所有歹徒都是“十恶不赦”、“丧心病狂”。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在这种最简单的善恶观下,为“人民公敌”辩护这本身就足以让辩护者成为“人民公敌”。我还没有足够的“丧心病狂”,所以面对“人民”的价值判断,我表示“认罪伏法”。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最简单的善恶观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5)

  1. 这就是传说中的话不投机。。 BTW,黑色很费眼睛啊。。
    monalisa8年前 (2010-02-03)回复
    • 我昨天挑了好久白色模板,今天继续!预计就这两天要换颜色了
      Alien8年前 (2010-02-03)回复
  2. 四条腿好 两条腿坏 话说最后一段我想到free tibet的千元同学了
    E8年前 (2010-02-03)回复
    • 她真够冤枉,啥都没做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Alien8年前 (2010-02-03)回复
      • 就是 我和很多人解释 他们都不能理解 说这个时候…&*高于一切啊什么的就算有想法也&**……%
        E8年前 (2010-02-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