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当年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建立了一个国家

随笔 谷溪 547浏览 0评论

23号区枫林晚书店听梁文道的讲座。

其实我打心底里面并不喜欢梁文道,首先我对年纪不大、但特别老派的人含有天生的反感,这种反感是不带有学术水平或者道德修养的判断、仅仅是我个人的偏好。另外,梁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他说自己是“中间偏左”,这点上我同意他对自己的位置判定。不过在看《常识》的时候,我发现某一两处地方,不仅仅是“偏左”,而是“极左”。很遗憾的是,《常识》是之前比较久看的,当天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找不到那些让我怀疑是五毛党即兴之作的地方,也就对梁文道无从问起,这使我内心感到颇为遗憾。

当天梁文道说了很多废话,什么儒家什么读书什么宗教,一是没有中心,二是令人获益甚少。唯独一句话——“当年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建立了一个国家”。这句话指的是见过的元老,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上那些开国将领的平均年龄不过三十来岁。我们的国家的建立,是一群年轻人的杰作。讲座结束返校路上,和朋友们聊起这句话,醍醐灌顶、如当头棒喝,令我辈羞愧难当。

是的。消费主义对人的价值衡量最直接体现在货币上,我们可以用货币来衡量一切效用,如边沁能够通过各种维度的代数和加总计算人们的苦乐效用。现在更为简单,我们以货币作为标尺,然后消费货币、并被人消费。我犹记得在韩福国老师家玩乐的那个晚上,他抱着我的肩说“如果新世界都不能依靠你们年轻人,那么还能依靠谁……”。那天醉酒后我偷偷的流了眼泪,突然间觉得并非大学消费了我,也非我消费了大学,而是我真正的生活在血肉中的杭州和浙大。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中心思想是年轻人要立大志,要有远见卓识。在我看来这远远不是一句空话套话。当年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建立了一个国家。想到这句话,我尤其鼓舞——我们,是能够建立一个国家的。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当年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建立了一个国家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5)

  1. 林彪也四十二了啊
    逐青8年前 (2009-06-26)回复
  2. 正是一群二三十岁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建立起这样一个凶残可怕的政府。你居然想要这样一个政府? 我宁愿等那些理想主义者已经四五十岁,甚至七八十岁,学会了妥协与让步,懂得现实与苦难,却仍然没有放弃理想,由他们写下一部流传两百多年的宪法。
    Lec8年前 (2009-06-26)回复
  3. 我认为你把‘志’字理解错了,演说他已经举例说明了这个‘志’不是物化可见到的你要成为怎样怎样,而是读书先立精神上面的志,这性质完全不同。
    LI8年前 (2009-06-27)回复
  4. 爲什麽要反感真正的左派呢?我也是成長和生活在國內的年輕人,被“反馬克思”洗腦得嚴重。就是說大部份知識份子或者自以為瞭解世界的人毫無理由地走到極右。看看國外的新聞吧,國外主流媒體也是用來洗腦的。瞭解一下 occupy movement, 多點上衛報 guardian 逛逛,瞭解一下一個叫 Noam Chomsky的人和他的書。世界上的左派,其實說白的是對弱者的關懷。
    Lunatica4年前 (2013-04-30)回复
    • 中国的左右和国外的左右是两码事。卫报这种老左报纸再左(文明世界的左),也必须认可人的自由权利。乔姆斯基和卫报并不能给中国的共产“左”祸提供任何意识形态上的支持。
      匿名4年前 (2013-05-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