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作为一种路径的自杀

学术 谷溪 422浏览 0评论

浙大在这些天先后有两人自杀,一个是玉泉校区的清华本科毕业、从国外学成归来在浙大任教的讲师,另一个是紫金港校区的本科生,一前一后,时间紧凑。

人们自杀,往往出于两种情况。一种是自杀的义务。古代贵族死后,往往要求其奴隶、妻妾为之殉葬。这样的自杀仅仅体现出被保护人对于保护人有一种无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奴隶、女人的命运和他们的主人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适时的自杀甚至是一种美德,而他们也没有理由比他们的保护人活的更久。另一种是自杀的权利。尽管天主教国家对于自杀有明确的道德禁止,并且古典自由主义者声明人的生命权如原子般不可切割,但是出于自由选择的自杀以现代视角的理解,似乎并不排斥在“个人权利”的范围之外。此时的自杀作为一种人生路径的选择,成为了人的权利。

显然浙大的两个自杀者,并非出于某种殉葬义务而自杀。当代绝大部分自杀者,都是将自杀作为一种选择方式,他们在自杀与生存之间做出良久的思考,任何人都能出于自身情景的进行一场“成本——收益”的计算,尽管在局外人看来也许并不能算理智。我不能同意当时人自杀后对之进行价值裁判、对自杀行为本身“盖棺定论”,因为最后“公认”往往和死者的意图南辕北辙。董存瑞之自杀,多半出于一种自杀的义务、权利混合的状态,但是想当然的将爱国勇士的头衔戴在他头上,是一种对事实真相探索上的智力懒惰。

我之所以着重强调死者自杀的目的,是因为简单的将自杀理解成为对人生的放纵显然是以集体价值观强奸个人价值观。世界的五花八门给分门别类的社会学研究带来了巨大困难,以我的看法,自杀其实是可以作为一种人生的选择来理解。最明显的例子是安乐死。患者在忍受病痛折磨和无痛楚死亡之间进行选择,他的这一选择将直接导致他个人人生的巨大转折。我们可以视之为患者对于人生的自主选择、而非杀害一条生命。此时,自杀和继续治疗、放弃治疗享受人生、边治疗边娱乐等等各种选择并列。

如果我们放下对于自杀的歧视性偏见,仅仅将它理解成为一种路径,可能更加有利于对于重构与自杀相关的政策和评价。自杀仿佛是高考填报志愿一样,有人填报北京大学,有人填报浙江大学,有人选择继续存活,有人则选择从高处一跃而下。这样的选择本质是利己主义的,选择者将对选择负责、承担选择的后果。某人选择了自杀,并不等于他选择了逃避人生。这一偏见伴随人类历史多年,至今仍然如同幽灵一样徘徊在我们的身旁;当我们面对死者时,仍不免说一句“可惜了”——不知道我们在可惜什么?可惜他通过独立思考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浙大每年都有五六个学生自杀,今年独特之处在于死者中有一名是讲师身份。我相信这位讲师的智商并不弱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并且他的成功的求学经历也证明他在逻辑、理性、思考方面没准比我们绝大部分人还要更强一点。既然他做出了他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策——生或死,我们也应该支持并尊重他的自由意志。什么时候我们不再畏惧死亡、仅仅将自杀作为一种人生路径,我们对于生命的珍贵和死亡的深刻,才能有超过前人的更深见解。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作为一种路径的自杀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2)

  1. 真相令你痛苦,但沉默让你死亡,这一句很美。
    微型摄像机8年前 (2009-09-27)回复
  2. 自杀确实是一种权利,一种选择,只是不同于人生中的其他选择,这一选择没有后悔的余地... 而我觉得,那些说“可惜了”的人,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在可惜些什么,因为这更多的出自于感性而非理性,是一种发自于本能的不自觉的感情吧....
    游客8年前 (2010-01-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