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几个基本概念(3):代表

学术 谷溪 469浏览 0评论

 [quotex][b]以下是引用[i]张眼在2009/11/28 14:40:06[/i]的发言:[/b]

而且我告诉你,浙大校学生会选举方式就是代表投票制

[/quotex]

首先学究一下,我没听说过“代表投票制”这么个说法。就张眼的意思来看,他大意可能是说学生选举代表、代表投票——所谓“代表投票制”。或者我们可以将他的意思理解为最简单的代议制民主。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代议制民主里的关键——什么是代表?他为什么能代表我?他有权代表我么?

关于浙大校学生会是否是民主选举的这一点,我已经不想再和张眼讨论下去,这只是一个常识判断而已——第一点,代表的选举一定要在广泛讨论之后的参与民主中进行,否则没有任何人能证明这个人有资格“代表”我们;第二点,选举过程(例如竞选宣言、双方辩论、投票过程、票数统计等)的公开。没有以上两点,我们这些选民只能“被代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代表的存在是实行代议制的必然产物,即使是卢梭这种激进分子也“不能想象人民无休止的开大会来讨论公共事务”。也许未来技术手段足够从每个人的大脑中摄取每个人的意见、并通过比“一人一票”的统计式民主更能体现“公意”的方法来加总得出社会偏好;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没有办法通过代议制以外的途径来实现人民统治。倘若在当今的庞大国家中试图执行直接民主,后果将是国家变得臃肿肥大、而关于公共事务事无巨细的讨论会持续到地球末日。这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无论民主原教旨主义者如何批判代议制民主是“篡权的把戏”,都无法证伪这一点——当下的大国家中,直接民主(或曰纯粹民主)在技术上无法得到执行。

代表之所以能够代表选民利益,在于选民的授权。这个授权过程是复杂的,参见美国总统大选和我上面说过的“民主”部分。代议制将公民的主要精力从对公共事务决策的选择上转移到对决策者和执行者的选择上。在我看来代议制民主和直接民主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前者以选人为目标,后者则着眼于事情的解决。代议制中,选民授予代表决策的权力,代表再接受委托、在权限之内行事。

此时代表应该做自己主观认为最好的事情、还是仅仅代理选民的意愿呢?

我偏向于由代表来自主作出决定,选民可以通过游说、示威、公开辩论等方法对代表进行影响,甚至干脆在下次选举时换掉这个让人不满意的代表,但代表本身的决策应得到委托人的尊重。这样的代表符合代议制本身的“选人”逻辑。我们鼓励公民社会的壮大,并不意味着可以将“公民”二字作为挡箭牌、以此干预那些通过合法程序做出的决策。否则这样的代议制既不能减少卢梭对于无休止的公共讨论的担忧,更无法消除从苏格拉底到托克维尔等历代思想家对多数人暴政的恐惧。

回到浙江大学的校学生会。如果硬说它是代议制,那么它只有代议制的壳、没有代议制的关键——眼神已经剥离的非常清楚——校学生会只有“代表”和“投票”,而这个“代表”本身也没有经过选民的授权;在标准意义上,学生会选举仅仅有“投票”这个过程而已,实际上跟选民没有半点关系,它在之后表现出来的傲慢和愚蠢,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2010年3月5日修改稿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几个基本概念(3):代表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