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被毙稿]不经约束的民主,是多数人暴政

被毙稿 谷溪 693浏览 0评论

从今天开始,新加一个栏目,[被毙稿]

被毙稿不是终稿,而且离终稿设想还差很远,结构、思路也大不相同

============

《不经约束的民主,是多数人暴政》

2010年4月7日上午,河南一名初中女生在其班主任周老师组织下,被全班同学以“民主投票”方式赶出了学校,原因是她在前一天与另一名女同学打架。当天上午10时许,这位叫雷梦佳的女生投渠自尽。

姑且不论让一群未成年人去决定其他未成年人的命运是否合适,我们只需关注在深圳还有另一个学校——深圳市中央教科所南山附属学校,同样将民主训练融入基础教育,它的校长李庆明却清楚地知道,如何让民主生根发芽,民主的界限在哪里。超出这个界限的民主无非是源自多数人的独裁暴政。

一、民主的边界是个人自由

1,“民主决策”的歧途

对初中生雷梦佳的“投票审判”中,有26个同学选择让她回家接受教育一周,只有12个同学选择再给她一次机会。这个事件本身并不“民主”,因为民主首先以法治为前提,对于雷梦佳的处罚,应当依学校规定处理。众人投票将之驱逐,实质与古希腊雅典城邦中人们用投票方式杀死苏格拉底如出一辙。

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认为,最狭义的民主当然是表现为一个决策公共事务的规则,但更广义的意义上,民主的有效推行,须以法治为前提。对于雷梦佳的处罚并非公共事务,雷梦佳和同学的打架行为也并不牵扯公共利益,而公共权力的决策范围与公民个人权利是两个独立并互不重合的领域,此事本应按照学校已有规则进行处理。

2,民主的边界是个人权利

雷梦佳在学校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受到法律保障,无论以何种名义,都不能剥夺她的正当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四章第二十九条规定:教师应当尊重学生的人格,不得歧视学生,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不得侵犯学生合法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章第十八条规定:学校应当尊重未成年学生受教育的权利,关心、爱护学生,对品行有缺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应当耐心教育、帮助,不得歧视,不得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开除未成年学生。

民主的首要前提和最终目的,都是尊重人的权利。在这里,无论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甚至任何个体的权利同样是民主的基石,个人价值和自由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换句话说,民主应该在个人权利之外进行。班主任周老师的行为,已经有可能严重触犯我国对未成年人接受义务教育的相关法律,“民主”二字被他错用为惩罚学生伤害学生的皮鞭,早已无法保障学生的个人权利

3,假民主之名者,多是独裁

政治学家萨托利曾因为与民主截然对立的势力也在借民主之名贩运独裁私货,而戏称“民主”这 个词已经变成了一个肮脏的“垃圾箱”。大量实例表明,多数人的意见虽然不见得明智,但在民主逻辑的作用下、打着“民意”“公意”的旗号,再经过多数原则的粉饰,多数人的意见几乎百战百胜,而这种强奸少数人利益的行为,则成为多数人利用人数优势实行的独裁。

雷梦佳的同班同学可能并不清楚民主是什么、民主为了什么,他们在班主任的组织下,用近乎残忍的方法摧毁了雷梦佳的内心。我们不能把责任归结于学生身上,而作为这场残忍投票的指挥者,周老师扮演了一位独裁者的身份,把“民主”交给大家,然后以“民意”伤害学生的权益。塔尔蒙把这一类“民主”,称为“极权主义民主”。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场景的放大版,即是1934年希特勒通过民主选举上台、而后大规模屠杀犹太人。

二、民主训练不应止于投票

1,“民主”不等于“投票”。

“投票”作为民主的一个方式和环节,并不能代表民主本身。除了需要民意的表达,还需要明确的公共规则、健全的公民意识和协商、宽容等沟通方法和公民美德。民主的建立,无法通过给每人一张选票就在一夜之间完成。深圳中央教科所南山附属学校对于小学生的民主训练,则从上述各种角度对学生进行培养。可看做中国民主教育的典范。

2,民主的成长需要公民土壤上的实践

民主需要训练和实践。很难相信一个人从未接触民主却能成为一个合格公民。让民主观念深入人心、将公民的种子撒入未成年人的内心,是一件困难的教育工作,人们不会因为手握选票就瞬间具备了公民意识。

南山附属学校的公民训练,将学生们讨论的问题明确指向了学校内的公共事务。无论小事(例如升旗仪式上有人交头接耳,校长在开会时接听电话)还是大事(班长、学生会主席的选举),学生们都提出自己的意见、得到反馈、切身参与到公共事务中去。在受到他人尊重的同时,自我尊严也得到提高。一个叫孙晓峰的学生,连续参加了4年竞选,并在2008年成功当选学生会主席。曾有人问过孙晓峰:“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竞选“华侨城”社区的人大代表,你会怎么做?”这个15岁的中学生考虑了几分钟,便说出了如下答案:先是走访社区的各户居民,了解他们的需求,然后再告诉选民们,如果自己当选了,能够为他们做些什么。在选举的宣传上,他会在社区各处张贴自己的宣传海报,然后定期举行竞选演讲,并且和“智囊团”一起,为自己的选举确定一个系统的,能够持之以恒的方案。“民主”的种子就是这样在公民土壤中慢慢发芽。

3,强调意见表达的民主,还对应着“协商”“宽容”与“妥协”

在一份从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网站下载的《深圳市南山区中小学公民教育实验项目申报书》中,南山附属学校校长李庆明提出了五大公民教育主张,其中包括“遵循公德基本伦理,养成学生的尊重意识”“倡导公益慈善精神,树立学生的关爱意识”“促进公理世界认同,增强学生的和平意识”等。这份文件包含的更广阔的含义是,一个公民除了投票,还需更广泛深入的了解自身的权利和义务、关注公共事务、对异见者保持宽容并学会妥协。

如果雷梦佳的老师同学懂得关爱同胞、宽容他人,那么在那场荒唐的投票中,可能会有更多人选择宽容雷梦佳所犯的错误。在人际沟通愈发重要的时代,学会与他人协商、宽容对方、在谈判中彼此妥协让步,比学会表达自己的意见更难,但是这却是“民主”至关重要的一步。


结语
:试图用“民主”方式教育未成年人的时候,我们应该首先反思民主的边界在哪里、哪些问题适用于民主决策、哪些问题不能靠民主解决。俞可平教授曾经撰文《民主是个好东西》,他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说民主什么都好。民主决不是十全十美的,它有许多内在的不足。但是,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

我们在渴望民主、追求民主的途中,决不能以“拿来主义”方式将民主简单的镶嵌在日常生活中。民主本身蕴含着多数暴政因子,而它带来的河南女孩雷梦佳的悲剧则时刻警示我们:个人权利永远是民主所要保障的最终目标,我们万万不可走到相反的那一面。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被毙稿]不经约束的民主,是多数人暴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