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草泥马发育指南

学术 谷溪 475浏览 0评论

在紫金港搞读书会的时候,一个朋友问到“政府宏观调控的逻辑基础是什么”。

——政府对自身能力评价过高、妄图通过“计划”实践理性,结果却陷入了破坏理性的自设圈套。

这是哈耶克在1944年出版的《通往奴役之路》中的回答。那一年,希腊内战爆发;《星球大战》的导演乔治卢卡斯出生;法国作家罗曼罗兰逝世;苏联发动战略大反攻、盟军在欧洲战场节节胜利。与此同时,在欧亚大陆的远东,一场战争业已进入尾声、而另一场新的战争却在慢慢酝酿……

现在让我们坐着时光穿梭机,找到1949年之前的老毛,基情四射地将这本《Road to Serfdom》(那时候大概没有汉译本)放到太祖手中,亲切的摸摸他的秃顶说:“大叔,今天你我有缘,看你骨骼清奇、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不如我将这本《草泥马发育指南》10块钱卖给你让你拯救全人类,如何?”

“这是个什么鸟东西?草泥马是个啥?”

“草泥马乃是历代建国一个甲子后将会复活于人间的上古神兽,上除逆臣,下斩刁民,草泥马在世,天下和谐!”

之后的史实由于涉嫌国家机密、我不便外传,不过即使不说,大家也清楚的看到,从毛到胡,草泥马在六十年间变换了多次形态,而今已经成长的颇为健壮;这本《草泥马发育指南》也因流落民间,侥幸成为了合法出版物,从解剖学的角度为广大人民群众未来的杀马吃肉提供了详细的内部肌理描绘。

一、草泥马的饲料——集体主义

喂养草泥马的核心饲料是“集体主义”。集体主义在一个小圈子内为它的成员制定同一个目标、成员的个人尊严和价值来自于对这个集体目标的服从而非因为他所以为人这件事情本身。在集体主义之下,个人存在的意义变成了一架庞大机器上的螺丝钉,而个人主义所要求的一切个人尊严和权利都通过草泥马的菊花变成集体主义的排泄物。

以制定统一目标的方式,草泥马消解了个体意识。为了让每个人臣服,草泥马不仅需要向每个人解释它所制定的统一目标的正当性,还要以官方的权威解释来阐释达成这一伟大目标的手段和措施的合理性、唯一性。很多草泥马主义者信奉草泥马主义的最终目标、但是并不赞同草泥马为了达成目标的措施手段,这正是关于草泥马理论中争议最多的地方。

如果你身处人群之中,突然这群人被指定同样的目标、且这个目标天然排斥每个人自己的小九九,那么你就要考虑下,你是否将成为草泥马口中的食物渣滓?

二、草泥马的皮鞭——计划

哈耶克以单独一章的篇幅来描述计划的所谓“不可避免性”是如何荒诞不经,我们把它单独提炼出来,是因为“计划”正是草泥马对付河蟹们的最重要武器。

对整个社会生活无时无刻的“计划”是草泥马成长发育的最关键环节,也真是计划表现出草泥马在逻辑上无法自洽。他崇尚“理性”,希望通过将整个社会以“计划”的方式像收拾屋子一样收拾的井井有条。于是一切叛逆的、不和谐的声音都被强行收声,而在老一代刺儿头死后,草泥马开始用官方唯一正确的意识形态教导小草泥马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放弃个性服从集体,草泥马的生存是所有人存在的唯一价值……但它忘记了,“理性”的并非来自于计划,理性意味着通过辩论、探讨和商议解决问题,代表着不同利益发出自己的声音,它是寻找真理的唯一途径,而真理却恰恰不是通过“计划”寻觅到的。草泥马的基因中自始至终存在着这个癌变的因子,这不能封闭的逻辑中,沉吟着草泥马死亡的悲歌。

三、草泥马的伪装——经济控制

在马克思的逻辑中,大规模生产的有利条件必然导致竞争的消灭。我们引用高中历史书政治书中最常用的那个词来形容马克思——历史局限性!马克思的思维一直停留在大工业生产初期,在他的印象中,工人们由于大机器的日益发达而失业、男人相对于妇女儿童的竞争优势也消失殆尽,工人仅仅能获得刚好维持生存的可怜薪金,这已被时间证明是无稽之谈;而他认为大规模低成本导致垄断、进而竞争消失的想法也早被经济学击破。

草泥马在晚年往往身体健壮、却更为狡诈,它不再用传统极权主义的手段控制一切,而是用威权主义的姿态俯视市场。哈耶克说,对经济的控制就会导致由政府选择一些人获得利益、另一些人丧失利益,正因为他们的收入遭受人为的控制而不是非人为的影响,他们心里会感到更加不公,并且他们对于购买市场上物品的选择也间接的被政府控制。补贴一个行业,意味着这个行业与其他行业想必存在着不公,而这种不公并不是来自于正常的竞争制度,而是来源于政府对于两种利益团体的价值排序——但凡涉及至此,该政府的极权主义倾向也就表露出来。

以哈耶克这种苛刻的标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不身怀极权主义的孽种——悲惨的是,我相信这也正是事实。(广告:这里推荐一部电影《浪潮Die Welle》http://www.douban.com/subject/2297265/

四、草泥马的雄心——国际主义

社会主义只有在写成理论的时候才是国际主义的,在具体实践的任何过程中,它都是狭隘而封闭的。

1847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下了《共产党宣言》这个东西。这片宣言的最后一句话耳熟能详: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恕我偷懒,对于为什么全世界无产者不可能联系起来的原因,叶子风同学已经在他对于奥尔森《集体行动的逻辑》的一片评论中做过令人印象深刻的阐释(http://www.douban.com/review/2060149/)。由于这个技术上的致命缺陷,我们只能客气的说一句,社会主义在“理论”上是国际主义的;实际即便是理论,它也不可能是国际主义的。

任何一个草泥马肆虐的国度,都将自己封闭起来、为全体人民订立一个远大唯一的目标。如上文所说,这个集体内部的人们通过服从这个目标获得尊严。但是集体外部的人呢?由于外部人并不服从于这个目标,所以在草泥马看来,那些外部人并没有尊严、也绝不掌握真理、甚至只是等待我们去“解救”他们的瘫痪病人。

对内对外这样的双重态度,注定了草泥马的内心深处对“国际主义”深表鄙夷;而19世纪由马克思喊出的那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也不过是草泥马在起义之前为自己惴惴不安的内心壮壮胆子。

 

新中国六十年,草泥马从没像今天一样强大,它对内是完全不可质疑的权威,对外则慢慢开始具有呼风唤雨、撒钱成选票的魔力……

最后还要告诉大家一件宫闱秘事——记得我在这篇文章前面说过“一切个人尊严和权利都通过草泥马的菊花变成集体主义的排泄物”不?

那些排泄物,掉到了草泥马家里不起眼的一个角落。

后来,那上面开出了一朵七彩的花。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草泥马发育指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