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关注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评论 谷溪 558浏览 0评论

有人一再提醒我,对问题本身的关注,可能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面对一个无良政府,所有人关心的问题,其实说到底只是一个自由问题。能否解决自由问题非常重要,但是若因“问题已被解决”而将对问题本身的关注力消解掉,那么这意味着自由的屏障彻底消失,这种消失将比奴役更可怕。

以上是一种丧失问题好奇心的杯具。还存在另一种源于“问题”悲剧,与上文相比并没那样严重,但它就像十香软筋散,无臭无味,在悄无声息中让人失去抵抗的力量。

例如许知远批评韩寒的粉丝,说那是“庸众的胜利”。这样的批评其实非常中肯,对于许知远的基本观点我也赞同,粉丝们往往通过阅读韩寒的散文来达到消费的目的,无成本的“反动”一回,聊以自慰,却又不愿意或没有勇气面对真实的世界。——这样的庸众固然可悲,然而摆在我们面前的当务之急,却并不是指摘粉丝们傻逼在何处,而是应当把枪口更多的对准那个庞然大物立维坦。

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比政府更差的是人民》,其中提到:

占人口多数的农民,他们使用世界上毒性最大数量最多的农药,在为城里人(也是他们的同胞)种植蔬菜和水果。用避孕药养殖鱼虾和螃蟹。这与政府无关,这个国家的政府早就不收农民一分钱,还给他们大量的补贴,还免费为他们修路、通电视、接宽带、建社保、搞自来水。

这群人民最爱的是吃喝嫖赌,吃果子狸吃出了非典,吃鱼翅吃得全世界的鲨鱼快绝种,刚吃饱饭没几年就吃出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糖尿病。只有他们的上市公司市值中含有这么多酒精,烈性白酒成了他们价值投资的典范,还不知羞耻地自称巴菲特。
这个民族的少女中,很多稍有姿色的,都在从事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色情服务,与此相对应的是,这群人民中间,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嫖客。政府是禁止这些的。

类似的文章有很多,往往另辟蹊径,在大家骂政府的时候一个猛子扎进来说:你们这群人批评政府成了习惯,我来给你们讲讲人民的毛病。

人民当然有毛病,但是因此把枪口转而指向人民,并不是一个明白人应该做的。今天我们讨论问题,十之八九都是围绕公权力进行争辩,在中国特色的自由国度中,能否正确区分公权力问题与私人问题,是判断一个人眼界高低的重要标准。许知远的眼光很准,他敏锐的感觉到韩寒热之后的一股消费主义暗流,却又错误的将责任推到了“庸众”身上。是谁造就了庸众?庸众对于当下中国到底有多可怕?公权力的疯癫和庸众的痴狂相比,到底是谁的胜利?

以上问题皆被掠过,仅仅一个鹞子翻身就完成了从批判公权到批判人民的变化,显得肤浅而懒散。

中国问题总是逃不出一个自由问题,而自由问题中最核心的部分往往直指当下的政府。在一个失了大火的房间中,高喊“地板脏了赶紧擦擦”,这当然是就事论事而且一万分的正确,但还是那句话:丧失了对问题本身的关注,比无法解决问题更可怕。

以此,与网络上各色评论员共勉。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关注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4)

  1. 有见地! 同样的国民到了国外,在制度约束和环境影响下,也会慢慢变得有礼貌,有秩序,诚实守信,懂权益,具备公民意识。而外国人到了中国,也可能慢慢学会闯红灯、插队,不守规则,喜爱特权,因为不守规则(甚至法律)的成本和风险很小,带来的利益却是巨大的,那些完全遵守规则者并不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徒增诸多不便。 愚民的教育进行了几十年,表面上的稳定团结发展,实际上,经济涸泽而渔,资源迅速破坏和枯竭,环境恶化、气候灾难频发。可惜受难的基本是那些还未享受到经济发展成果的平民穷人了。医疗教育就更不用说了,用全世界2%的医疗教育投入解决了22%的人口,也算是奇迹了。可悲的是zf一直这样愚民下去,毫无怜悯,毫无自省,现在看来也没有紫阳、经国似的人物出现,真不知道何时能见天日。
    gtd7年前 (2010-07-23)回复
    • 是的,把责任推到“国民素质太低”之类的原因上去,那是对中国问题缺乏最基本的常识——曾几何时,草根与士绅都彬彬有礼的组成这个国家。为何到了GCD时期就变得寡廉鲜耻? 原因不言自明。
      Alien7年前 (2010-07-23)回复
  2. 庸众从来不是问题,不是所有人都对政治感兴趣,引领时代的总是那么几个人。 关键的问题是这个社会缺乏对弱者的尊重以及掌权者的不放权,从台湾到苏联,从来都有事件,但最终的关键都是统治者最后的自己放权,苏联用了七十来年,咱们的祖国还有多少年? 不知道会不会因为经济泡沫爆发引发政府危机?
    小斑马7年前 (2010-10-04)回复
  3. 民主素养上不去,再好的制度套上来最终也得变质
    到此一游7年前 (2010-10-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