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控制”是个魔鬼,无论它化身为美色、体制或暴力

随笔 谷溪 454浏览 0评论

跟一个小我一级的朋友在人人网上聊天,他说在浙大城院看美女看的审美疲劳,我说我日死你老子在浙大已经练就了沙子里面挑金子的本事,在我眼中一颗普通的石头也闪耀着钻石光芒。然后他扔给我几个链接,城院美女一二三四五。匆匆浏览过后,邪恶的心理开始作祟,给各个美女挑毛病。这个皮肤不好,那个腿太短,这边眼角有皱纹,那边曲线像木板……从大学落下的病根,喜欢翻美女照片,写真也好街拍也罢,总要寻找让自己血压突然升高一毫米汞柱的那个。可是我又特别讨厌“迷恋”的感觉,从不粉任何照片中的美女,绝不让自己跌进莫须有的温柔乡。用批判的眼光看美女,自己内心也矛盾着——这姑娘真漂亮,可百年后还不是一滩血水。

这种二逼情绪大概起源于对束缚和控制的厌恶,无论是美色、体制、暴力。小学时候被两道杠看着,上课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喝水,下课要老老实实完成作业,小特务们还好心好意的结成“互助小组”,在这个小组中,你是落后的,是差的,是坏的,是拉别人后腿、需要别人帮助的。那时候老师经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你给班级平均分拉后腿”,这无敌的一句话将集体主义的核心价值精准的描述出来:你存在的价值就是为集体增益,你所有行为的唯一判断者就是集体——而老师往往充当了集体领袖的角色。体制的力量让人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所有对于个人利益的关注,都在集体主义酸不拉几的豪言壮语中逐渐消解。

大学四年,居然没见到有人打架,我不知道是浙大风气使然还是纯属运气太好。现在这个年龄,打起架来更多是利益冲突,而较少是强迫对方。高二时候我喜欢一个女孩,结果被高三一个师兄带着五六个同伙围殴了一次。那次被打,倒没有让我产生什么阴影,只是第一次体会到对暴力的愤怒。这种愤怒产生于恐惧,一群人围住你开始打,你没有还手的机会、更不能还手,否则会被打的更惨。那种愤怒可能是对受到钳制后的自然反应,因为没有任何理由使自由受到侵害,唯一的线索就是对方力气比你大、人数比你多。你无可奈何的承受,又无法还击,这个时候如果你依然认为可以通过强制别人来保障他们的福利,那你百分之百是个M。

“控制”是个魔鬼,无论它化身为美色、体制或暴力,只要有人未经许可的控制了你的思维或行动,那你所要做的只有砸烂他们给的枷锁。

===============================

今天对本文再补充一下。

最早玩豆瓣的时候喜欢关注美女,后来拒绝关注美女。刚才想通了,应该像古龙一样将美女当成一种自然的存在,报以最大的宽容,不必与之较劲。

于是如释重负,欣然加好友。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控制”是个魔鬼,无论它化身为美色、体制或暴力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