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乔姆斯基到中国

评论 谷溪 709浏览 0评论

2010年8月13日,82岁的美国著名语言学者、左派知识分子乔姆斯基在北大演讲。

如果我在国内语境下说“左”,那么“左”一定是一个贬义词,意味着“左”派为文革辩护、拥护全能政府、终生与美国帝国主义作斗争。汪晖都可成为“新左”掌门,可见国内的“左”派确实是没有人能扛得起大旗。

事实上,在自由美国,“左”,绝对是一种时髦的政治态度。在这个巨大阵营之中,乔姆斯基是个中翘楚。乔姆斯基记得他的第一篇文章写于十岁那年,文章是论在巴塞罗那陷落之后,纳粹主义蔓延的威胁。从十二岁或十三岁开始,乔姆斯基更加彻底地认同无政府主义。1967年,乔姆斯基在《纽约书评》上发表题为《知识分子的责任》的文章,成为越战主要反对者之一。自此以后,乔氏撰写大量政治评论文章,因其政治立场和敏锐眼光而名声大噪。

这样一个视美国为“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一生都生活在美国。有人会质疑乔氏为何选择生活在美国这样一个霸权国家,乔姆斯基表示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尤其在言论自由方面的领先地位值得敬仰。

在乔氏的大量政论中,尤其熟稔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平民伤亡数字批评美国的和平宣言,以公共宣传机器的潜意识洗脑批评美国的言论自由,如此例证无数。阅读乔姆斯基的过程,是一个补充大量知识与数字的过程。他的论证从来不复杂,当数据摆在眼前,如果你要反驳乔姆斯基,请先反驳那些事实。

遍寻中国,像乔姆斯基一样不那么讨人喜欢的学者,只怕一个都找不到。前几天看茅于轼说,吃肉和吃菜的差距要远远小于吃菜和吃不饱的差距(大意),所以这些年来我们的贫富差距相比几十年前是在减少的。对这个逻辑,我深表赞同,当然茅于轼没有继续用数据和事实来论证观点。此文一出,网上一片骂声。茅于轼先生的这个思路,倒是颇像乔姆斯基,但是功夫做得不扎实,语言不够有力。这是国内一流学者与国外一流学者的差距。

我接触乔姆斯基的时间不长,很喜欢这位左派老人,一辈子说自己的话,做一个永远的异见者。现在我远在丽江,羡慕北大的同学可以有机会一睹乔姆斯基的风范,实在想知道他在13日晚谈到了哪些问题、又被提问哪些问题。突然想起苏振华老师前两天一篇日志中写到,身在芝大,却没有了与诸多大家同行于芝大校园的兴奋感,只是希望能和科斯好好聊聊。于是分外觉得年轻宝贵,时间宝贵。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乔姆斯基到中国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