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乖戾社会的杀伐之气

评论 谷溪 1143浏览 0评论

  在丽江的天涯酒吧打工,昨晚遇到一桌客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一直在讨论人类古代文明的话题,应当是一群大学老师带着一个丽江本地向导。众人包括向导全部西装革履,在点单时也彬彬有礼,并无异样。

  到了晚上十二点多,这几位客人结账走人,纳西向导走过来说结账,然后吐鲁吐鲁说了一串本地方言,我依稀听懂两句“……丽江本地人……”什么的,以为他们问我是否是丽江人,于是摇摇手说我不是本地人。向导突然生气起来,说460块的酒资一定要打折,他是老板朋友,去哪个丽江酒吧都是要打折的。老板北风没出门之前,并没有与他们交谈过,也没吩咐过给他们打折,所以我以“老板不在我不敢做主”为由拒绝了。一行人唠叨良久,付了酒资,骂骂咧咧的出门。

  临出门,突然有人回头说“拿发票来”。酒吧因为有演出活动,现在虽然正式营业,却没有办完文化演出执照,也就没有发票。我说暂时没发票,老板也不在,要不等明天再过来找老板要。一群人又开始骂上。其中一个女人指着我的鼻子说:“明天就叫工商税务过来,查死你!”这话反复说了好几遍,她的手也一直指着我的鼻子没放下。

  好说歹说,一脸赔笑,终于送走这些客人。纳西向导最后一个离开,还骂了我几句。

  想起来,这些人也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因为酒吧不打折而发飙自然有失风度,而最后“查死你”的气魄更是让我很意外。本来也是一群人文历史方面的专家们,转眼之间变成了流氓无产者,杀伐之气从骨子里渗出来,好像与我与酒吧有不共戴天之仇——无非是一张发票的事情,却要让“工商税务”来“查死你”,因这样一件小事一定要置我于死地。

  前些天跟南京的李意洲老师聊天时,他说道在文革之前,南京人从来不会挤着上公交,都是规规矩矩的排队;文革后,则变成了“谁能挤上去谁有本事”的格局。当年看余杰的文章,他也写到现代中国社会中充斥着“革命词汇”,例如“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严防死守”“攻坚战”等等。余杰写的尚不深入,我认为这完全是文革流毒。及至今天,酒吧里面的几位高级知识分子,也乖戾之气十足,脑海中并没有商业社会的人际理解,将人们简单划为“敌我”两个阵营——非我族类,则一定要“查死你”。

  这种充满攻击性的态度,是党国多年教化的结果,更是文革之后摧残了社会理性的后果。无论是诬陷他人碰伤自己的南京老太,还是在人群中见义勇为却被歹徒暴打的勇士,他们和我们面对的其实是完全一样的状况。被各种不公正与不平等打散的公民社会之中,人人自危,原子化的生存在这个国家中。“一盘散沙”这四个字,其实是对当代中国社会最深刻的描述。难怪梁文道要问一句——有人在管治这个国家吗?

  但是我避免提到“道德”这个字眼。我从来不认为今天中国的现状是“道德败坏”引起的。追根溯源,还是要向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寻找病因。从没有任何一个极权主义政党能够与人类的普遍道德互相兼容,无一不是鼓励揭发告密、号召损毁旧道德建立“新道德”、让每个人忘掉礼义廉耻从而走进一个新兴的“丛林社会”。

  所以我能够理解这群客人的心理,加上刚喝了一打半的云南本地啤酒“风花雪月”,让内心被熏脏的一面袒露出来,也并不算是他们的过错。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病,有你,有我。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乖戾社会的杀伐之气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14)

  1. 想起前几天新华网的评论员窦含章在微博里说两段话:“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国家,因为中国社会最符合自然法。你可以不喜欢中国,但你抗拒不了自然法。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中国人、美国人、德国人、法国人、韩国人……整天骂中国,却无法离开中国的原因。” “咋说呢?我理解自然法应该就是老子说的道,周易里的元亨利贞,或西方人说的宇宙主宰法则。我不同意霍布斯对自然法的认识,你说的兽性是霍布斯说的自然状态,我觉得今日中国充分释放兽性,顺应自然状态,又在关键处保有理性,避免了社会崩溃,是很厉害的。” 不知道多数的左派五毛、既得利益者们是不是如他所想,真的期望一个可以释放兽性,遵守丛林法则的社会,而从未考虑过要去追求自由平等、公正公义,建设弱者也能得到尊重、人人都可自由发展的社会。对我来说,这些人的思想很难理解。 但越来越感觉耄对中国带来的恶果,经济上的破坏和倒退只是表面,深层次的是把整个社会的人都教坏了。人人自危,思想被禁锢,行动被限制,不讲真话,喜欢斗争,喜欢打倒一切自己看不惯的。博主遇到的文化人尚且如此,那些疯狂的文革遗老更是面目可憎了(想起前不久一群老头大闹涵芬楼要打倒袁腾飞的事)。我小时候父亲经常教育我的一条是“别乱说话”,应该是那个时代给他们留下的下意识的影响。前不久又听我弟说了件事情,邻居家一个老太太在临死前把他叫过去,说“你一定要提防XX老头,他当年在公社的时候整了很多人,你奶奶就是他害死的。这事情当时一些人知道但不敢告诉你家”而那个xx老头,人品的确有问题,但他家却是从那个时代获得最多的,至少他三个儿子从来没挨过饿,家里条件当时也是很好的。所以有人说耄时代没有贪官,我就想去他X的。我甚至怀疑那个时代基本上是无耻无良无德的人当道,有点良心的人都不愿意去作那时的官吧。 崖山之后,已无中华;文革之后,中国的人性还存多少?
    gtd7年前 (2010-08-21)回复
    • 他混淆了基本的政治学概念。自然法和自然状态是两码事,这种低等错误只有中共不学无术的喉舌才会犯。社会溃败的唯一根源就是共产主义和极权主义对开放社会的控制,形成一种二律背反——一面开放,一面收缩,任何一个机体都会因此溃烂掉。这是执政党无法逃脱的命运,用他们的话语体系来说,历史车轮必然将他们自己碾压而过。
      谷溪7年前 (2010-08-22)回复
    • “我觉得今日中国充分释放兽性,顺应自然状态,又在关键处保有理性,避免了社会崩溃,是很厉害的。” ”不知道多数的左派五毛、既得利益者们是不是如他所想,真的期望一个可以释放兽性,遵守丛林法则的社会,而从未考虑过要去追求自由平等、公正公义,建设弱者也能得到尊重、人人都可自由发展的社会。对我来说,这些人的思想很难理解。“ 不難理解啊。墨子老早提出兼愛,比耶穌早,但是敵不過孔子的倫理尊卑。韓非子的法家思想也一樣,他們在傳統的中國社會都被認為是瘋子吧。孔子的確影響中國幾千年至今,但反過來也是中國社會選擇了孔子。 至於說順應自然,這的確是拜道家所賜,而我認為這的確可以說是一種優勢,它使中國人不必一生下來就帶著原罪,內心矛盾糾結。我們的傳統文人吃喝嫖賭、三妻四妾都是雅事。當然,只有男人才享受道家的自然釋放,女人只能被孔教犧牲了,成全了男人的釋放。唉唉唉…… 至於文革遺毒,這也是重大歷史事件之後的自然反應。如同達爾文進化論提出之後西方道德敗壞一樣。
      雪將停7年前 (2010-08-22)回复
  2. 費孝通說中國的社會格局是以“己”為中心的水波形圈層差序格局。西方社會是“個人主義”,而中國是“自我主義”。如果他的理論是事實,那麼我想解放之後文革之前那段時間是中國歷史上的罕見特例,文革之後卻又恢復了?
    雪將停7年前 (2010-08-22)回复
    • 是的,费孝通说的对,但是我觉得他关于差序格局的理解总是不够深刻的,还不如韦伯一个老外。
      谷溪7年前 (2010-08-22)回复
      • 費孝通說得簡單,但我覺得還是很對癥的。 韋伯沒看過。但老外看中國究竟不如中國人看中國來得深刻吧?當然局外人也有局外人的優勢。所以也許我應該去看看韋伯,比較一下。。。
        雪將停7年前 (2010-08-22)回复
  3. 另:你在麗江是怎麼混進酒吧打工的?
    雪將停7年前 (2010-08-22)回复
    • 丽江很多酒吧招工,这里挺缺人手,出门转一转就能找到
      谷溪7年前 (2010-08-22)回复
      • 有合同期限否?可以短期的嗎?可以隨時走嗎?
        雪將停7年前 (2010-08-22)回复
        • 我没签合同,这边都是短期的,我做一两个月,随时可以走
          谷溪7年前 (2010-08-22)回复
  4. 另外,報酬如何?可以養活自己嗎?請允許我好奇一下……
    雪將停7年前 (2010-08-22)回复
    • 有义工,也有带薪的。这边都是包吃包住,所以不存在养活不了自己的情况。我薪水是800块一个月。
      谷溪7年前 (2010-08-22)回复
  5. 深有同感。 虽然说不出太过有哲理的话,但是有些事情还是看得明白的。 总觉得现在社会上某些自诩为有思想和愤慨的愤青们,抓着一点什么就开始大放厥词,大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气势。 近来实在越来越无法理解了。
    Firm7年前 (2010-08-23)回复
    • 发表意见倒是没什么嘛,我只是特别反感充满攻击性的话语。
      谷溪7年前 (2010-08-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