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丽江琐记第六回:我师我兄

随笔 谷溪 559浏览 0评论

昨晚听北风再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突然眼泪滚滚流下来。

昨天是8月31日,四年前的那天,我进入浙大。想起来,那一天的很多细节都记得清楚,可能是四年求是园生活中印象最深刻的。

大一刚开学时,兄弟们围坐一圈玩四国军棋,后面的几年却沉浸在魔兽dota之中,有人在走廊中喊一声“刀不刀”,应者云集。

离开浙大那一天,我和兄弟从早上开始憋住眼泪。晚上,苏振华教授送我上火车,一路上什么话都没说。

现在兄弟们四散天涯,苏振华教授远在芝大,恐怕此生再难如大学一样相聚,想起来不由得辛酸。休谟在《论悲剧》中提到人们喜欢那种伤心难过的艺术,有可能是因为心知那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但是我不同意,我们的生活绝非一场戏,可是这种伤心还是具有强烈的美感,就算思念和流泪让人痛苦,也无疑映射着美丽的大学生涯。

昨天,一个一年多没联络的师兄突然给我打电话,原来是看到我在98上的帖子,知道我晚上十点会离开浙大——我跟他说那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我们互相问好,说好要常联络。

今天,2010级的浙大新生正式开学,属于我们的浙大年代永远过去了。

怀念我师,我兄。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丽江琐记第六回:我师我兄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