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20岁后结识的几个好朋友

随笔 谷溪 332浏览 0评论

18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天津,那时的好朋友大多就是孩子一样凑在一起玩,不大涉及自己思考的内容,况且年龄小,也思考不出个所以然。一群孩子在一起的日子,大家都差不多,我就不赘述了。

一、许骥

我记得在这个博客中,我已经多次重复我和许骥的相识,懒得再提,反正缘起于豆瓣,相见于杭州的枫林晚书店(当时他在那里工作)。如果没有认识许骥,我后来绝不会涉足媒体圈,更不要提去北京做编辑。

因为许骥,结识了不少牛人。不过许骥有个毛病,就是吃饭要AA。我不反对AA,不过我特别想请他一顿饭,但是相识两年多居然没有机会,自己都觉得奇哉怪也。我的职业生涯,可以说因许骥而产生巨大影响,而我也像炒股票一样,赌这个家伙一定会成为一个不逊于梁文道的文化人物,到时候连同我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了。

离开杭州后,再没见过面,至今已经快半年了,不过偶尔通电话,网上也联络。

二、亚秋

至今没见过面,神秘人,在美国。

豆瓣某小组里有人说大家来围观啊这个女人好懂政治啊。我一看是个博客链接,点进去,就是后来成为我精神动力的亚秋老师的博客了。。。。(现在博客已关闭)

后面不说了,就是网际交流。反正她是我认识的学问做得最好、人品最正直的姑娘。

三、胡晶

胡晶是厦门大学经济系的研究生,当年我在网易工作的第一个月,住在清华科技园对面的青年旅舍的八人间,和胡晶是室友,他早我一天到达。当时这厮已经签了深圳移动,又来北京面试几家咨询公司,在北京一住就是一个月。期间我们和另一个从加拿大回来的朋友在五道口摆地摊,而我以工作繁忙为由,经常溜号,他也没说什么。

再后来我搬家到地质大学,他帮我拿行李、打扫房间。我与莫之许见面时,曾经开玩笑说跟我住一起的你那个厦大学弟,还停留在web1.0时代,莫之许听后哈哈大笑。

他离开北京的时候,我没有送他。胡晶在深圳应该一切都很好吧。

四、阿贵

阿贵也是我和胡晶在北京生活时的室友。北京语言大学的留学生,老家柬埔寨,来大陆一年,汉语说得杠杠的。身体极结实,极瘦,力气极大,我要是个妞肯定会幻想被阿贵坚硬的三只手紧紧抱在怀中。所谓怀中抱妹杀是也。

阿贵后来把他在北语的饭卡送给我,因为我住的地质大学跟语言大学是正对面。我颈椎有老毛病,经常酸痛,在旅舍里阿贵有一绝招,让我和胡晶受用不尽,极为舒服——从后面用某种手法将人整个抱起,然后可以听到脊椎骨的关节处从上到下挨个发出清脆的响声,巨爽无比。据阿贵说,他跟他哥哥在家里干活后,就是这样彼此放松。

他给我看柬埔寨的格斗片子,跟我讲那里彪悍的民风,我以后一定要去一次阿贵家。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20岁后结识的几个好朋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