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屁股决定脑袋,身份决定智商

评论 谷溪 387浏览 0评论
浙大公共管理学院本科生的培养计划被一改再改,尤其行政管理专业,从原先的本科生必修高等数学,到微积分I、II、线性代数、数理统计、概率论、常微分方程、且必须修满3学分的B类课程(基本是数学、物理、化学……等理工科目),再到后来很多文科学生赖以“逃生”的通过选择修稍微简单的高等数学来逃避3学分B类课程的“捷径”也被学院一票否决。

为何突然不许修高等数学以覆盖B类的课程?为何学院在一年前的态度和现在截然相反?

我曾理想主义的认为,公共管理学院的老师们的知识储备足以让他们对生活中的具体事宜做出符合自己价值标准的判断,显然 ,事实是当人们身处特定的行政岗位时,一切理念性的东西都最容易首先消失。行政者首先以家长主义的态度,凭借“社会科学类的学生应该具备严谨精良的科学素养”的理由,一步一步加重了文科学生的学习负担,并且竭尽所能的切断学生一切可能的逃避不合理政策的途径。而政策的不连贯性,更加提高了一个本科生学习毕业的难度,作为政策的承受者,无法对朝令夕改的上层做出预期,也就无法有效的完成科目。

在这一套行为背后,隐含着这样的逻辑:我为你好,所以我提出的要求你要顺服;我是权威,我对科学的认识比你们深刻,所以你要走我让你走的路;我是掌权者,我可以任意修改游戏规则,而你所能做的一切只有服从。

我无法不感到悲愤,并非仅仅因为这B类学科的3个学分,更是因为我曾经以为全浙大最宽容、最富有梦想的学院,一次一次强奸着本科生简单的世界观,在大小事务中时常体现出权贵态度和对学生权益的漠视;本科生培养计划的反复变更,即使让我把来公管学院学习当成一种简单没有情感的合同关系,也是无法理解的——以后公管学院录取大一新生之前,请注明“我院培养计划经常变动,可能给您的学习生活带来极大不便”,否则岂非是欺骗?

也许那些现在被我所评论的行政人员,当年就和我一样朗读着平等自由公平正义,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傻乎乎的乐观;也许他们当年也曾义愤填膺的痛骂学校和教授的无耻与反复。这一切,我都知道,世界的真实并不比理论更加软弱,甚至现实凌驾于学术之上在中国更是常态——只是,既然戴着人人尊敬的帽子,既然为人师表,既然和学生讲述着契约、公平的正义,恳请诸师在“知行合一”上有勇气,更有魄力,既尊重行政的力量,也在乎理想的实现——最起码,请停止你强奸自由的暴行。自由无大小,剥夺他人的任何合乎自然法的权利,都是独裁专制。今天他敢强迫我们学规定之外的数学物理化学,明天他就会强迫学生缴纳“政治献金”,后天他就会强迫女大学生陪他过夜!!

维持自由的理想,并不一定要你像奥巴马一样做一场真实的美国梦,也不需要如造假的雷锋那样终日惶惶。你所需要做的,仅仅是秉承一个自由主义者最基本的常识:承认每个人都能正确的判断自己的利益;承认最起码的契约精神;承认他人的智商和情感、不因年龄和学历而加以歧视。

我并不对无奈的教授们充满愤恨,我知道他们在无奈的同时,可能是首先被行政力量强迫的。在文革之后,哪个中国知识分子敢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呢?我们的政府和民主,恰恰向暴行提供了通行证,最终的方向,是一个没有风骨的知识界……我所痛恨的,是同流合污、狼狈为奸、狐假虎威,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蝇营狗苟之事。以行政权力为傲,以乱派政策为荣,用强制的方法彰显自己的权威,视别人的利益如粪土,忘却了真理信念、天下己任。

我不因行政手段强行变更学习计划而激动愤慨——那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但是我对欺压学子的暴行深恶痛绝,因为这不仅仅是事实,更是权力本位的价值颠倒,并且这颠倒,居然发生在一个以诉求普世价值为学科目标的学院之内。

这才是最悲哀的。价值,正被宣扬价值的人践踏;英勇的“爱国者”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和学生;医生眼看着病人死亡也绝不先医后款;渊博的教授命令女学生展示年轻的身体;商人在婴儿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

死于敌手的战士,是牺牲;死于自己军队的枪口下呢?

今天,我看到了一只硕大怪异的军队,正在一点点杀死自己的士兵。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屁股决定脑袋,身份决定智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1)

  1. 大学教学改革有时候的确很鸡肋。
    Effi8年前 (2009-06-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