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时代变迁下看“腐败”、“道德”、“年轻人”

政论 谷溪 367浏览 0评论

和亚秋聊天,聊到这么几个问题:我们现在的腐败是否更严重,道德是否更败坏,年轻人们是否更进步。扫兴的是,亚秋约了朋友去吃饭,一两个小时之后我早就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趁现在赶紧写下来。

插播一条消息:这个博客的域名和空间在1月5日就到期了,结果我拖拖拉拉半个月,到今天才解决,中间有两三篇文章没有及时写下,自己也忘记了,很可惜。感谢著名主机分销商胡某某(不说全名你也知道是谁啦),冒风险接下了我的博客,非常感激。感谢Godaddy,感谢Wordpress。

三个问题并列(腐败、道德、年轻人),其实解读一个,就满盘清晰,因为原理和逻辑是完全相同的。最容易理解的,就是腐败问题。

正如哈耶克对共产党体系作出的准确判断,这是一个逆向淘汰的制度,劣币之于良币有绝对的胜算。首先我们应当确定的是,腐败自始至终就从未在这个体制中消亡过。改革开放为腐败提供了权力变现的捷径。如果说计划经济为腐败提供有限而隐蔽的途径(例如一个熟络的销售员朋友可以为你割一块最肥最鲜的猪肉),那么改革开放后的准自由市场则让腐败通过市场、随着货币和公权力蔓延到社会全领域。

权贵资本主义形成了一种中国特色的腐败形式。首先,市场被人为切割成两部分(自由开放的商品市场,和管制封闭的要素市场),权力在要素市场(矿产、土地)中获取独大地位并禁止旁人涉足,通过要素价值的市场化就为自己囤积了巨量财富;其次,向商品市场收取对应的租金,以货币形式取得更多的利益输血。这就是我们当今腐败的两条线索。

所以,腐败从来没什么变化,只是随着体制变异产生了不同的外表。你说腐败更严重吗?我说它不过是用金钱掩盖了赤裸裸的权力。你说腐败更少吗?恐怕更多的人会反对这一观点。所以我认为腐败是不变的,质与量都变化不大。

以此来看,道德有同样的制度原因。

今天我和亚秋聊天时,重点说到现在的道德绝不比过去更糟糕,甚至可能比过去更好一点。那些看似不道德的行为,其实是理性人的自保策略。我在大理曾经看到一个倒在马路中间的老头子,但确实不敢上去赴起来,于是走开。深以为愧。

如果把策略性的自保当做“不道德”,就有点太苛刻了。例如文革巅峰时期的告密者们,若是为了自保而出卖他人,我认为虽然道德有亏、但可以理解(那些以此邀功请赏的人当然不在此列)。

至于年轻人是否进步,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就像今天有亚秋这样有见识和有深度的年轻人,放在八九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这一点给了我无比坚强的乐观。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时代变迁下看“腐败”、“道德”、“年轻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