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七常委中最奇怪的一个

政论 谷溪 752浏览 0评论

此人籍贯山东,名字里却有个沪字。
这个沪字似乎成就了他,生于沪,显于沪,受江赏识,一飞冲天,冲到了中南海。
进了海里,历经大小政治波澜,不仅毫发无损,还更上层楼,堪称官场奇迹。
政治履历极其单纯,所有职位都是幕僚机构,完全没有主政经验。
有实打实的学问,并没有去清华混个什么博士头衔。
而且居然是政治学教授,通读密尔、穆勒、休谟、康德,当过复旦法学院院长,给罗尔斯的《正义论》中文版写过序,翻译过民主理论大师罗伯特·达尔的《现代政治分析》。
西方的哪个民主巨擘的书他没读过?最终竟成为了全球政治自由程度最低的极权国家的最高领袖之一。

上面说的,正是王沪宁,中国十九大诞生的第五号常委,预计后面几年将负责中共党务和意识形态工作。

从1995年被江泽民选中进京后,王沪宁从学术形态无缝切换至政客形态,2007年成为邓力群后第二位理论家出身的中央书记处书记,2012年进入政治局,2017年十九大上当选为为政治局常委,而中国党史中以理论家背景入常的,曾只有陈伯达一人。

19BA146B44F6

我在本科毕业论文中讨论的正是罗尔斯的《正义论》。当读到王沪宁为《正义论》作的序言时,有一种令人不适的魔幻感——这个熟读政治哲学与民主经典的学者,逐渐蜕变成民主的巨大障碍。『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思想』均出自王沪宁的手笔,他认为政治转型需要有统一和稳定的政治领导,于是提出『新权威主义』,暗合了中共90年代初确定的部分放开市场获得经济优势、同时严控社会维持极权状态的『改革开放』新道路。而这条康庄之路上,洒满了受难者的鲜血,以及被国家资本主义碾压的无数小人物的悲剧。

可以说王沪宁虽然治学于西方政治学(相对国产马克思政治学而言),但是他的政治光谱与党高度一致,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会背离党的意志(例如八九年,作为政治学者的他显露出了超凡党性,拒绝加入民主抗争的洪流)。后来在党的核心圈子里混迹20多年,辅佐了三代总书记,成为中南海第一笔杆子,是彻头彻尾的赵家人无疑。可笑的是还有人翻出来他二十多年前的文章说他是自由派。王沪宁如今贵为常委,坏也是和其他常委一般坏,哪有二致。

另外这次常委人选,在临近大会开幕前的坊间传言多有变化,第一个版本有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而后又传两人出局、且胡春华是主动要求不进常委会,赵乐际成为会前的一匹黑马。想来新进常委会的5人中,除了栗战书是习近平死党外,其他4人多有平衡与凑数之意,王沪宁在这里的地位无非只是加强版的智囊首领,估计后面五年应该是一事无成了。

很久没有写博客,因为前段时间在做一个比较难的工程,完成后自己又有点懒惰。最近博客主机IP更换,我忘记修改A记录,导致域名前几天无法解析到正确的地址,无法访问,很尴尬,后面会尽量保持有规律的更新。多谢各位关注。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七常委中最奇怪的一个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网友最新评论 (3)

  1. 彻头彻尾的赵家人。
    匿名1个月前 (10-27)回复
  2. 看了一些作者的文章,我认为您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未来并不看好。不知道您对中国的一切观点,都是基于它是由一个集权一党制度来决定的吗?是不是只要中国不想西方那样的民主,或者至少是表面上的民主,您就始终认为中国所做的必定会失败呢?即使是GDP增长了,您是不是也认为这并不是真的?如果发展过程中遇到一点问题,是不是就把出一幅幸灾乐祸鄙视共产党痛恨不民主的态度来呢? 您认为王沪宁是和其他常委一般坏,那么您是认为中国的领导人都是大恶人了。那么您认为西方的主要领导人也是恶人吗?是不是只要是集权国家的领导人都是恶人而民主国家的不是呢?
    匿名1个月前 (11-07)回复
    • 你这说法挺有趣,涉及到对政治制度的一些核心理解。 其实简单理解,所有政客都是大混蛋,中国美国都一样,只是美国的混蛋被严格限制(只要一有机会还是想作恶的),中国的混蛋可以随便欺负人(基本没有机制可以限制作恶)。经济体量的发展、人民个体的自由、以及官员的廉洁与贪腐程度,这是三个不同维度的问题,你硬要我拼到一起说的话,我只能说,无可奉告。民主国家和中国这种极权国家的最大区别就是对掌权者的约束,没有约束的话(回到极权制或者苏丹制),美国总统一样会变成和党一样的臭流氓。
      谷溪4周前 (11-1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