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is rarely pure and never simple.

政论

七常委中最奇怪的一个

七常委中最奇怪的一个

此人籍贯山东,名字里却有个沪字。 这个沪字似乎成就了他,生于沪,显于沪,受江赏识,一飞冲天 […]

【友人来稿】六四28周年,要纪念更要反思

【友人来稿】六四28周年,要纪念更要反思

【注:最近连续加班,且一直有工程在手,朋友的这片文章迟迟没有发出来。昨晚从端传媒获知诺贝尔 […]

六月四日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

六月四日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

昨天,我在 Facebook 上发表了自己关于六四的态度: 六四在我心中是一个越来越沉重的 […]

政治总在变化

4月26日,老莫在Facebook发了一条关于切尔诺贝利事件的评论,深得我心: 莫之许:今 […]

习近平的希望与绝望

习近平的希望与绝望

(很久没正经写一点政论文章,今天抽空写点关于汇率与政治问题的。) 习很可能是赵国史上最矛盾 […]

女权运动的核心行动是联盟

女权运动的核心行动是联盟

李宇晖的文章《女权首先是女性的政治权利》中提到,女性即便想实现最底线的权利——不被家暴,也 […]

乱谈许志永、王功权和“公民”

(图片来自Twitter) 这两天官方放出了王功权“认怂”的消息,并且表示和许志永断交。这 […]

为愚蠢的中国人向老外们道歉

今天看到台湾的小清新歌手张悬一不小心闹出一点“政治”风波,资料如下: 现场视频 当事人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