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7年,我的目标是补齐数据结构、算法、操作系统和网络编程的知识,你呢?

电信行业的转型

评论 谷溪 3384浏览 0评论

我在AL做软件,具体地说,是被塞进一个手机应用开发团队做一些小应用。AL的主营业务是几家电信运营商的BOSS、BI、CRM等系统,所以我们团队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分,但相比其他人自由的多。在电信领域耳濡目染,有一点感想,赶紧记录下来。

一、AL的转型

AL平时的订单多以项目方式出现,对方出价提需求,我们派出民工队伍解决问题并提供服务。这种模式在2G时代是无敌的,依托运营商的稳定需求和国内特殊的市场行情,转型后的AL从90年代到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大风大浪。现在是小公司群起将大公司的市场分而食之的年代,AL固然已经过了电信建设的爆发期,而越来越多的阵地丢失(尽管那些阵地对于AL来说并不算很大)必然导致公司利润水平、行业影响力的下降。电信作为管道,是一个比较封闭的行业,这个行业尚且受到3G时代移动互联网的冲击,遑论其他领域?

但是建立在KPI基础上的AL员工评价体系,是不可能随着领导意愿改变。只要一天不破除KPI,AL必定无法完成彻底的转型。KPI是工具,但是现在却变成了目的,这样的KPI能够让青年时代的AL维持高增长率和股东回报,却无法让中年的AL适应新的市场。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中层以下员工绝少考虑“转型”问题,而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指标上、项目上。这样的员工是事实上的“代码民工”,也是不值得付较高薪水的——这就是AL待遇水平并不高、且常常出现新老员工工资水平倒挂现象的根本原因,AL并不需要思考深度问题的人,AL只需要民工。

所以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AL是个大包工头,我们是小民工。这样的公司对于股东来说没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对于员工也没有更好的职业发展(明显例子就是在AL底层做技术的很难晋升上去,领导都是销售或销售技术全能型出身,而被认为更会念经的大多是外来和尚)。

破除KPI,相当于斩断源源不断的利润来源,而维持KPI,则等于自毁前程。在这种情况下,AL应当重新组建另一家公司,实现财务的完全独立核算,由母公司输血到新公司,放弃原有的市场和熟悉的人脉,直接对小型创业公司进行风投。一方面,避免了作为一个新兴市场上的新人的尴尬,另一方面借力打力,从终端用户入手,进可与市场群雄厮杀拼抢,退可协助运营商做流量运营、构建智能管道。这方面,AL最应该学习的,是IBM,百年老店多次转型,却无一不是引领了人类IT技术的未来,壮士断腕才是英雄本色。

所以AL必须转型,尽管此时转型已经略显迟钝。

二、运营商的转型

王建宙曾说谷歌前任CEO施密特曾询问电信的传统业务能否免费、而将盈利渠道改为广告和其他增值业务如同谷歌?王建宙说趋势一定是这样,但现在不行。——这反映了电信企业动作的迟缓。全世界最懒惰的电信企业应当算是中国移动了吧?广东移动的3G用户数量已经被广东电信超过,现在妄想通过WLAN建设安稳度过3G时代、然后用TD-LTE+庞大用户保有量获取市场。这种糟糕的策略在我看来确实符合官僚商人的智商。依托2G的底子,希望强行突破已被牢牢封锁的3G战场,又不切实际的憧憬着4G,脑残一样的中国移动。

在我看来,运营商最大的优势有两条:1,管道。2,数据。运营商的成功转型,也必然以这两条的崛起为基础。

因为移动、联通、电信三家都太过庞大,我们无从分析这种巨型企业。那么憧憬一下未来运营商是什么样子——腾讯。

向用户提供免费服务(QQ),用过增值服务盈利(Q币),同时以巨大的用户基数横扫战场,自身盈利模式不再局限于增值服务,而遍布整个互联网行业。

腾讯、谷歌,这些企业都是未来运营商的雏形,尤其谷歌,已经从管道、软件、终端硬件等多个角度涉足通话领域。而最牛逼的,是他聚拢了最优秀的工程师和对庞大数据进行检索、分析的能力。这样的能力对于运营商的经营分析来说,绰绰有余。现在的局面是,谷歌如果进入电信行业,轻而易举,而电信企业想进入谷歌的领域,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有朝一日,电信行业很有可能追随谷歌、腾讯这类企业的步伐,完全放弃管道的盈利,转向其他更开放也更有希望的模式。

不过我对电信企业的转型并不抱指望。土共一天不死,这些依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身上的吸血鬼就没有改变自己的动力,绝不会依照市场规律更新换代。

转载请注明:Alien外星人 » 电信行业的转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